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3章 所有人都觉得王大才子的谦虚是装逼(第一更)

    第233章

    王眠谷不禁一愣,不过此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朝着不远处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国子学的学生走了过去。(看啦又看♀小说)

    远远地看到那被一大群国子学的学子们簇拥在中央,表情越发地显得傲娇的赵明诚,想必在这国子学内,这位靠着当国子监二把手兼任国子学老大的老爹的赵明诚在国子学内混得十分的滋润。

    “眠谷见过明诚兄,想不到多日不见,明诚兄越发地显得神采飞扬……”王眠谷笑眯眯地上前一礼,讨好地笑道。

    “王眠谷,你我也算是相熟之人,今日,听闻你们太学来了一个熟人,不知可有此事?”有了老爹为倚靠,再加上一票国子学文学青年的跪舔,让赵明诚越发地觉得自己都快要牛逼上天了,说起话来拿腔捏调的。

    没办法,谁让他爹就是国子学的学正,还兼着国子监二把手的职务,所以,国子学内的诸多监学、博士等看到了赵明诚都会风含情水含笑满脸慈祥,目光和蔼,仿佛这货就是整个国子学的未来与国家栋梁一般。

    “明诚兄还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错,今日,那王巫山不知何故,居然入了太学,实在是令眠谷难以置信。”王眠谷赶紧点了点头,摆出了一副十分悲愤欲绝的表情道。若是王洋在这里,一定会夸奖这位之前刚刚跪舔过自己的王眠谷,果然好演技,虽然达不到奥斯卡级别,但至少可以拿个百花奖啥的。

    “他没有难为于你吗?听说你还把他邀出了斋室,赵某可是很有兴趣想要知道你跟他聊了些什么?”赵明诚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道。

    王眠谷心中一跳,只眨眼的功夫,幽幽地长叹了一声道。“明诚兄你也不是不知道,那王巫山向来耍横弄愣,最是狠毒,而王某岂是他的对手,而且王某入太学,乃是为了前程,所以……”

    #####

    王洋这才从李逾的马车上跳下来,就看到了柳依依、李清照和李师师三个漂亮姑娘都上在那万红蹴鞠社的门外,不禁一愣。“你们这是干吗?”

    “你今天没有跟人打架动粗?”柳依依先是打量了一番王洋身上的襦袍没有半点泥灰刮蹭的痕迹。

    “喂,你这个女人能不能积点口德,像我这样的斯文君子,怎么可能一言不合就跟人动手呢?”王洋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之后,很是愤慨地道。如此不是王眠谷那货跪舔的速度太快再加上会秘技前铁板桥,说不定真会让柳依依这个小娘皮说中。

    “哥,你也来啦,王大哥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李清照很敷衍地跟李逾打了个招呼之后一双水汪汪的明眸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还不错吧,反正他说的那些东西,实在是让人……”王洋砸了砸嘴,不太好说,主要是那些前来上课的助教啥的张嘴就是孔子,闭口就是孟子,一会四书,一会五经,信手拈来,畅快之极,问题特么的他说畅快了,自己根本就是听得一头雾水啊大哥。

    旁边的李逾倒是对王洋这位学富六车,才高九斗的巫山兄佩服得五体投地。“兄台你就别谦虚了,以你之才,区区就学有何难事,说不定两年之后,你可就是上等上舍生了,到了那时候,定可见兄台在那殿试之上大放异彩,中个头名状元也是有可能的。”

    一路之上,自己问的任何问题,几乎王洋都能够给出一个答案,不论是天文地理,还是过去未来,至于四书五经方面的东西,李逾觉得自己仅仅只能通读,又怎么好意思拿来跟王洋讨论。

    可惜李逾没有想到的是,王大官人啥都很牛逼,可就是对于文言文四书五经的理解,绝对是个战五渣级别。

    别人的马屁与吹捧,让王洋只能强颜欢笑生生受了,唉,人就是这样,谦虚是美德,但是太过谦虚很容易被人误会成装逼。

    但自己真特么的不想装逼,可所有人都真的认为自己如果谦虚那就一定是在装逼,如此美丽的误会,实在是让王大才子的心情美丽不起来。

    “主人,为什么师师觉得你似乎不太开心?”观察力敏锐的李师师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老司机那张略显得有些深沉的俊脸上。

    “有吗?你又不知道不知道我是一种感情比较内敛之人,所以,我哪怕是心情此刻很好也绝对不会暴露太多……哎哎哎你们怎么都走了?靠!”

    王洋一扭头,看到站在身边仍旧一脸认真打量自己的李逾,很没好气地道。“难道你觉得我说的有问题吗?”

    “那个巫山兄,咱们大佬爷们,需要那么敏感做什么,赶紧走啦,今天咱们可是专门请来了其他的蹴鞠队要来上一场友谊赛的,赶紧了……”李逾虽然智商不如自己妹子,但是情商绝对岗岗的,巧妙的避开了这样尴尬的话题。

    你丫内敛个毛线,简直就是喜怒形于色的典范才对,大家谁不知道你就是个得顺着毛薅的愣货。

    王大官人正踢得很是嗨皮的当口,却有人来报,说是王眠谷那货找上门来了,王洋不禁一愣,目光落在了那高俅的身上。

    高俅看到王洋投来的疑惑目光,赶紧朝着王洋招呼了一声。“巫山先生稍待,高某且去问问他。”

    去了不大会的功夫,高俅就领着那明显显得有些拘紧的王眠谷来到了场边,王洋又踢了几脚,坚持到了终场,这才接过了李师师一路小跑过来递送的毛巾探头一头的臭汗走到了王眠谷跟前。

    “巫山先生,王某方才离开太学之时,被迫去见了一个人,心知此事与先生有关联,所以特地赶来禀报。”王眠谷偷看了一眼在不远处嬉哈打闹的端王殿下诸人,这才朝着王洋恭敬地一礼恳切地道。

    “什么事情你直说吧,该不会是赵明了丫的小弟看到你跟我在一起了吧?”王洋下意识地话就脱口而出,不过说出来之后,王洋就感觉到了三双锐利得犹如干将、莫邪一般的利刃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戳出了六刀十二洞。

    莫非自己这话有什么毛病吗?王洋眨巴眨巴眼,似乎没毛病?然后一扭头,正好看到三个漂亮妞六只水汪汪的明眸堪堪移开。

    “赵明诚来找了王某,他还是贼心不,想要对付先生您。”王眠谷看到王洋那双仿佛能洞察人心的鹰目,不由得心中微颤,赶紧说道。

    “赵明诚?那家伙怎么就跟块狗皮膏药似的,居然还想寻巫山兄的麻烦?”站在旁边的高俅听得此言,忍不住脸上挂上了一层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