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9章 寂,寞,寒,窗,空,守,寡(第一更)

    第239章

    “好,那你出题。(看啦又看小說)”吴助教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表情仍旧显得信心十足,虽然对方的确对出了下联,但是花的时间可不短,所以,吴助教相信,凭着自己浸淫楹联数十载的本事,难道还怼不过你这家伙吗?

    王洋看到吴助教那副模样,也不禁被激起了好胜之心,对联这玩意,哥也会,先跟你玩个几把先。“闲看门中木……”

    此题一出,那吴助教几乎只是稍微考虑了不过十数息就给出了答案。“思间心上田。如何?”

    王洋不得不点头承认,这个老货敢来跟自己互怼,还是有两下子的,看来,自己需要认真起来了。

    “人中王人边王意图全任……”吴助教想了半天之后,冒出了这么一个上联,再一次让在场诸人都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方才王洋所出的对联虽然也算是精巧,但是,却与之前吴助教所出的那个上联相差不大,但是这一次,吴助教的上联仍旧如此,可是气概却陡然然强盛起来。

    人中王与人边王,连用了两王,这可就档次高大了许多。不过,落在了王洋的眼中,却不过是轻描谈写就可以解决之事。

    但见那位王洋负起了双手,微微一晃脑袋。“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吴。”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听到了吴助教的题目之后,所有人都在紧张地自问若是自己,该如何答题,甚至有些人都还没有挑到适合的字来对联,而王洋这边几乎就不加思索的答了出来,如何不让人大吃一惊。

    这样的答题速度,可是又要比那吴助教又快上了不少。吴助教也有些懵逼了,你特么的能答出第一个下联,都跟便秘患者似的,好半天才憋出来。

    之后这货萧规曹随的出了一道上联,已然被自己破解,可是这家伙怎么就突然一下子仿佛开了七窍似的瞬间念头通达,直接把这道自己珍藏已久的上联给秒对出来,这也太不科学了点吧?

    而王洋看到吴助教那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恶作剧地一笑。“那我这一次出个下联如何?还请吴助教听真,止戈才是武,何劳铜铁铸镖锋……”

    这下子,就连李格非都不由得轻咦了一声,把目光落在了王洋这个老司机的身上,心说这家伙对楹联的本事,似乎一点也不亚于吴助教这位太学第一楹联高手,甚至于应变之快,还犹有过之。

    看样子,这小子的才华,的确不是吹嘘出来的,不过人品嘛,一想到之才王洋一脸淫笑的对出来的那个下联,家有爱女,而且闺女还总是替王洋说话,这让李格非的心情越发地不美丽了。

    吴助教哪里能想得到王洋的反击会来得这么的快,愣愣地看着奸笑不已的王洋,赶紧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仔细地回味咀嚼王洋出的上联,脑中飞快地运转着,正在思考怎么才能够接上一个对仗工整的上联。

    而两人之前的争斗的那些对联,已然在那些太学的学子的交头结耳声中,几乎传遍了整个太学,甚至有不少原本还留在教室之内自习的文学青年都给惊动了,越来越多的人都朝着王洋他们所在的教室方向赶来。

    而那些博士、助教之流,也自然是不甘人后,既想见识一下这位名扬东京汴梁的巫山居士的风采,同时又希望能够看到双方的比斗,当然,亦希望这位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在楹联方面有着深入研究的吴助教能够赢上一仗,也算是替太学扬名。

    这一次,吴助教足足花了差不多二十息的功夫,这才有些迟疑地对道。“我对一个乔女自然娇,深恶胭脂胶俏脸……”

    “这算对上了吗?我怎么觉得差了点……”

    “对啊对啊,巫山先生可是有五个金字旁,而吴助教的后面五个字虽然皆有月,可是,却有一个不是偏旁……”

    李格非的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说实话,吴助教的这个上联只能说勉强算是对上了,毕竟其中有一个月字旁的确有问题。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洋的身上时,王洋一副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无妨,吴助教果然厉害,这个上联,也算得上是对仗工整……请出题。”

    吴助教愣愣地看着王洋,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此刻他的压力绝对是大到无边,特么的不是说这货只懂诗词的,怎么转眼之间,居然在楹联方面居然面对自己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还主动出击,让自己可谓是疲于应付,这小子实在是太不简单了。

    接下来,双方又交锋了两个回合,王洋终于开始不耐烦了,嗯,每天都会大运动量消耗的王大爷摸了摸自己那业已经开始愤愤不平的叫唤的肚子,这位吴助教也算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对手。

    王洋一向看不起那些自己没本事却又喜欢瞎得瑟的货色,但是对于有真本事的人,一向都很佩服,哪怕是吴助教的目的不存,至少对方能够跟自己互怼好几个回合不落下风,也算是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时代,第一个可以称为可堪一战的对手。

    可惜的是,已经被王洋挑起了斗志的吴助教此刻真热血沸腾,现如今整个太学的人几乎有大半都围拢在了这边,过去吴助教哪里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一切都是因为跟前的这位王巫山,只要自己踩下他,那岂止是太学,整个东京汴梁都必然会记得自己的名字。

    “不行,今日此战,你我必须分出一个胜负,不然,老夫实难心甘。”吴助教大声地道。嗯,这货已经浑身发热,怼人怼嗨皮了。

    “你是说真的?”王洋不禁扬了扬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目光却显得极度危险。

    吴助教很是得瑟地道。“那是自然,方才不过是试探你一二罢了,老夫浸淫楹联之道数十载,若不能胜你……”

    王洋也懒得再跟这个老家伙废话,而是目光一转,落在了一名离自己最近的同班学子身上,冲这哥们勾了勾手指头。“劳烦这位同学过来替王某研墨。”

    这哥们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很是受宠若惊地来到了王洋身边蹲下,然后开始研墨,而王洋则在诸人一脸讶然中提起了笔,然后略一沉思之后,便在那张洁白的宣纸之下落下他那筋骨外露的瘦金体书法。

    而他每写出一个字,旁边研墨的那名同学就会大声诵读出来:“寂,寞,寒,窗,空,守,寡……”

    七字写罢,王洋搁笔起身,朝着在场诸人一礼之后,迈开了步子扬长而去。所有人,包括那名吴助教全都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七个浓墨重彩的瘦金体,内心可谓是万马奔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