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9章 他肯定会真心实意的想弄死你(第一更)

    第259章

    赵明诚懵逼的,伸出了手想要把那心爱的折扇拿回来,可是王洋却指手画脚的,根本就让他没有再拿到折扇的机会。(wWw.k6uK.cOm)

    而且这货还大言不惭,要跟自己互赠礼物,这也就罢了,重要的是这家伙给自己的礼物,居然是一块怕是连五贯钱都不值的那种寻常挂于腰间的玉佩。

    赵明诚脸色发黑,前额青筋直冒地看着那块被王洋硬塞到了手中,品质极差,中间还有一道裂纹的玉佩,内心至少有一个集团军的草泥马狂奔在辽阔的玛拉戈壁上。

    若不是旁边的王眠谷一直在悄悄苦劝自己要忍耐,为了自己的夺妻之恨,还有父亲的被削职之仇,赵明诚真的很想把这块玉佩给砸在王洋那张笑得贱兮兮的脸上,然后和身扑上跟他分个你死我活。

    “唉,好画,好扇,好沉香,明诚贤弟的心意,实在是让王某心中感激不尽啊,来来来,我敬贤弟,先干为敬。”心满意足的把那柄怕是市价怎么也会在三四千贯的极品折扇塞入了怀中,然后一口抽干了杯中美酒,爽。

    “我!呵呵呵……区区薄礼,兄台既然喜欢,那就最好不过了,还望兄台记得好好保存,莫要负了小弟的一片心意才是。那什么酒饱饭足,小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赵明诚脸色无比难看地站起了身来强颜欢笑地道。

    不顾王洋的再三挽留,与那王眠谷气极败坏地离开了雅间,正在下楼梯的当口,就听到了立身于楼梯之上王洋那中气十足的招呼声。“明诚贤弟慢走,下次再来哦,愿你我的友谊情比金坚……”

    听到了这句话,赵明诚一脚踏空,如果不是前面刚好有棵柱子挡住,怕是这货很可能直接就滚着下楼了。

    看到那赵明诚头也不回,犹如鬼撵一般的离开了酒楼,王洋这才心满意足地从怀中取出了那柄折扇,唰的一下子打开,很风流倜傥的扇动着,步入了雅间之内。

    然后,就看到了这些随同而来的同伴们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喂,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王洋扇着折扇一屁股坐了下来,目光扫过这些家伙道。

    “巫山兄,你实在,实在是让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赵佶一脸崇拜地看着王洋。“居然能够借着对方跟你伪与虚蛇的时候拚命占对方的便宜,实在是……”

    “什么叫占他的便宜?”王洋心情顿时变得很不美丽,瞪了一眼这货。“知道不知道我这可是为了取信于人,如此一来,那赵明诚肯定会觉得我是真心实意的要跟他做盆友。”

    “我怎么觉得他肯定会真心实意想弄死你。”李逾摸着自己的下巴,不无羡慕地打量着那柄折扇,太特么的无耻了,看样子,自己不仅仅才华远逊于王巫山,就连脸皮的厚度也是远远不及啊。

    明明这家伙借着对方想要跟他握手言和以摆脱之后嫌疑的机会,半抢半夺的抢了对方的心爱之物,重要的是他还能说得那样的冠冕堂皇,够无耻,但是却让大家都觉得很解气。

    听得此言,王大官人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表情。“这是自然,可是谁让他为了要摆脱嫌疑,非要摆出一副要跟我握手言和的架势?这样的便宜王某……唔,这样的名扇,落在赵明诚这样三观不正,品德不端的人手中,简直就是亵渎宝贝,还不如放在我这样的正人君子手中……”

    你特么的脸皮能不能别那么厚?蹲在雅间内的人们此刻的共同心声便是这句。

    不过很快,画风突变,就算到那赵佶一脸羡慕加献媚地凑到了王洋的身边。“巫山兄,这柄折扇能不能借小弟我观摩几日,小弟一向喜欢关仝的画作,可惜关仝的画作,皆为世人所珍藏,难得见其珍品……”

    王洋看到赵佶那副馋兮兮的模样,白眼一翻,直接塞到了赵佶的手中。“行了,喜欢就拿去吧。”

    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一愣,原本还以为王洋新得珍藏,一定会十分的吝啬,倒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的大方。

    莫说旁人,就算是赵佶自己也有些懵逼。“兄台,你,你这也太痛快了吧?”

    “虽然我也挺喜欢这关仝的画,不过这是一柄折扇,这玩意搁着不放心,拿着也不方便,倒是殿下你一向喜欢这样的物件,以我们的交情,莫说你只是借去观摩,便是送你也无妨。”王洋一副很不以为然地模样说道。

    这绝对是实话,这玩意拿来装装逼也就够了,但问题是以王洋这货的暴脾气,动不动就跟人三言两语不合就动手,揣着这么个玩意,指不定啥时候就给弄坏掉,搁家里边也太浪费。

    还不如直接做个顺水人情,还能获得这位昏君的好感加成,岂不是两全其美?王洋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洋洋自得不已。

    听得这话,赵佶愣了愣之后,眼眶陡然有些隐隐发红,赶紧扭开了头去。“童贯,替孤收好了,若是这柄先生赠孤的折扇出什么差池……”

    童贯小心翼翼地双手接住,用力地点了点头。“殿下放心,奴婢一定不会让折扇有半点损伤。”

    而唯有高俅深深地看了王洋一眼,摸了摸下巴之后,朝着王洋一礼。“巫山先生不但才华惊显于世,便是性情亦如古之孟尝也,能与先生结交,实乃我等之幸事。”

    李逾等也是一脸心悦诚服地朝着王洋翘起了大拇指,都是文化人,对于这些艺术作品都是十分喜欢的,方才大家可都是看到了王洋也是颇为喜欢这个扇面,却因为赵佶一句话,直接就给了。

    而王洋此人的秉性饶是大家早已经很熟悉,可是仍旧有些佩服他这种豪爽,都觉得能够跟这样的人结交,的确是自己的幸事。

    气极败坏地窜出酒楼的赵明诚越想越气,抄起那块带着裂纹的玉佩想砸个粉碎,可一想到自己为了摆脱嫌疑,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何必在这个时候意气用事。

    不过,实在气不过的他仍旧忍不住愤愤不已地放着嘴炮。“混帐,姓王的混帐王八蛋,赵某今日之仇若是不报,誓不为人……嗯,那个眠谷兄,赵某可不是在说你。”

    王眠谷勉强一笑,点了点头。“王某知道,那王洋果然过份之极,便是某也实在是看不过眼去。”

    走到了自己的马车前,唤来了一名随从,朝着此人低声耳语道。“赶紧过去知会那些家伙一声,一会动手的时候,一定要从那家伙的身上找到那柄折扇,切莫损伤了,不然,赵某可定不甘休懂吗?”

    看到那人远去之后,赵明诚这才转过了头来朝着王眠谷道。“眠谷兄,可愿随赵某同车,到时候,咱们正好去欣赏一下王洋那个混帐的丑态?”

    “这……还是不必了,眠谷还是先告辞了,希望明日一早,可以看到那个大快人心的场面。”王眠谷摇了摇头之后便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