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0章 你是不是还嫌害为父还不够多?(第一更)

    第300章

    天子千秋寿宴在精彩的压轴戏《千手观音》之后,便散场了,官员们还有那些前来献舞的演艺人员们也纷纷撤离,但是兴奋得有些难以自已的天子赵煦却仍旧觉得意犹未尽。(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便让那王洋、赵佶随其离开了大殿直往其寝宫而去。王洋只得托了那位小马公公去知会柳依依等人一声,而自己则与赵佶一块跟着那兴致勃勃的赵煦往寝宫方向而去。

    又着御厨那边做了几样适口的下酒菜,几坛子琼浆玉液摆上,赵煦连干了两碗连呼痛快。

    “今日实在是太爽利,那赵挺之怕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今日吧?哈哈……那老小子往日里将我这个大宋天子视之无物,还有那些百官,亦好不到哪儿,可有曾想过今日?”

    王洋抿着小酒吃着小菜,跟那赵佶一块又继续听这位吐槽天子继续吐槽,看样子那位先帝宋神宗的儿子们果然都很有特点。

    赵佶与赵煦这二位都算是颇有才干的,只不过,赵佶的才干是在歪门斜道以及那些琴棋书画方面,而赵煦的才干也与赵佶差不多,但至少其人颇有君王之志,立志要做一位一如其父皇一样的好皇帝。

    单单这一点,赵煦的格局就远远地超过了赵佶。但是这两人也很有特点,赵佶喜欢得瑟,藏不住事,喜怒皆形于色,而赵煦则要比自己兄弟稳重得多。

    可是在王洋跟前之时,却也会卸下防备,露出他真实的一面,那就是吐槽,不停的吐槽,疯狂的吐槽,一切他看不顺眼却又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都成为了他吐槽的目标与对象。

    如果说吐槽能力能够拯救地球的话,这位少年天子的吐槽能量怕是拯救银河系都够了。

    而今日能够将那他之前就很看不顺眼的赵挺之拿下,实在是让赵煦心怀大畅,就似乎代表着他这位大宋天子在与旧党之间的争斗,获得了一次难得的胜利。

    “说起来,能有今日之胜果,实乃先生之功也。”赵煦的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举杯邀敬道。

    “王某哪有什么功劳,这不过是陛下您运筹帷幄得法,加上那赵挺之愚昧无知,以致有今日之败。”王洋也很神清气爽地答道。

    赵挺之父子二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跟王洋作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虽然有些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话在王洋看来,那只不过是在没有实力报复对手的情况下,无奈之下说出来自我安慰之言罢了。

    若是有实力和能力的,谁会等那么久,能当场怼回去,而且最好翻倍怼回去,这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正聊得嗨皮地当口,王洋突然感觉到了身边的赵佶坐立不安,扭头看过去,正好看到那赵佶一脸犹豫,欲言又止的模样,哪里还不明白,冲这家伙递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今天赵煦的心情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嗨皮,正该乘着这个时候赶紧把你自个的事给挑明了,难道你丫的还想着在你家九哥遇上啥子疑难大事火冒三丈的时候再提出来不成?

    王洋连瞪了好几眼过去,犹豫了好半天的赵佶这才一咬牙一闭眼。“官家,臣弟,臣弟……”

    “十一郎为何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的?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扭捏啊?”赵煦转过了头来看到那赵佶那副模样,不由得笑道。

    “就是,跟个大姑娘似的,殿下可别忘记了,您现在可是随时可以成亲的大人了。”王洋也随声附合道,顺便把话头给引了出来。

    可问题是赵佶这货平时得瑟得厉害,一想到自己要提及的这件事情,就忐忑不已,而且那张小白脸也开始蒸蒸日上的红了起来,跟个扭捏的小媳妇似的。

    “我说十一郎,你小子该不会真的是想娶媳妇了吧?”看到了这一幕,赵煦总算是有点回过味来了,不禁有些好气又好笑地道。

    “你一个堂堂男子汉,想娶就说呗,何必捏扭成这样,难道是想要九哥给你做主?若是如此倒也无妨,你且先说说,相中了那哪的姑娘?”

    “官家,您是说真的?”赵佶先是一愣,旋及一脸难以置信的喜色问道。

    “那是自然,不过,十一郎你可要好好的多请我跟先生去你府上吃好几顿才好。”心情正是大好的赵煦说起话来也显得随和风趣了许多。

    赵佶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家兄长的表情一面说道。“臣弟曾经得见一位王氏女,颇为端庄娴淑,后来打听到了,说那位德州刺史王藻幼女,今年方十四……”

    “王氏女……德州刺史王藻?朕还真不清楚,不知十一郎你是在哪里得见的?”

    “臣弟是那日去向母后请安的时候,在母后那处曾经有缘见到过两回,只是臣弟向来敬畏母后,再加上官家您也尚未成亲,故尔臣弟……”

    “你是在母后那里遇上的是吧?”赵煦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了。“朕记得,太皇太后还有太后那边都特地开了学,专供那些官宦家的未成年女子进学读书。”

    “倒没有想到,十一郎你居然会那么赶巧,遇上了个喜欢的人儿,好,不过对方乃是刺史之女,而十一郎你尚未有婚配……且等着,为兄去与你说项。”

    听得这话,原本赵佶那个一直高高悬起的心这才落入了肚子,直接喜怒形于色地一下子拜倒于地,朝着赵煦连连称谢。

    “快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兄弟相来亲厚,正该互相扶持才是,不过你既有心成亲,那日后定要稳重一些才是。”

    “嗯,官家之言,臣弟一定铭记于心,不敢有违。”赵佶咧着个大嘴好半天都合不拢,心里边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自己的亲事看样子是真的有希望了,看来自己所中意的那位王氏女不是九哥喜欢的类型,至少九哥那副痛快模样,着实让赵佶轻松了不少。

    “那王某可就在此恭祝陛下与端王殿下兄弟情深,另外还要恭祝端王殿下得逢良缘……”王洋也不禁端起了酒杯来打趣道。

    “哈哈,那是自然,来来来,今日朕兴致正好,咱们就都别客气,不醉不休……”赵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豪饮起来。

    看到那心情舒畅的赵煦,还有那傻呵呵的咧嘴直笑的赵佶,王洋的心情也不禁好了很多。

    不用去理会那些官场上的龌龊,看看这对皇家兄弟之间的真情流露,至少感受到了人生的正能量,还是很不错的,而自己呢?

    王洋的脑海里边不禁闪过了柳依依那妩媚妖娆的窈窕身影,咕嘟一声咽了一大口唾沫,赶紧喝口酒压压精,嗯,是惊。

    #####

    赵府之内,哭声遍地,而那赵挺之瘫坐榻上,看着这泪流满面的一家老小。“够了,老夫还没死,你们哭什么哭!”

    那赵明诚肝胆俱裂地捶胸顿足不已。“王洋那个奸贼如此卑鄙,之前害得父亲被削职,而今更是因他而不得不壮年致仕……王洋,我赵明诚跟你誓不两立!”

    “你……你这个孽子,你是不是嫌害为父还不够?!”赵挺之听得此言,不然得勃然色变,猛一用力,将那案几上的茶杯直接摔到了地上,一声脆响,吓得室内的泣声忽止。

    旁边的妻子习氏不由得揣揣不安地道。“老爷,大郎这不也是在为您说话嘛?”

    “这个时候你还护着这个混帐东西?!如果不是他与那王洋结怨,老夫何至于此……”一想到这事,赵挺之的无名之火就腾腾腾的冒个不停。

    特么的自己两个多月之前好歹还是堂堂的朝堂三员大员,旧党精英,不就是因为自己的爱子赵明诚与那王洋之间的思怨,自己这才出的手。

    结果呢?把那家伙赶出了考院,让他无法参加科举,可是自己儿子却也中了别人的暗算,居然昏倒在了考院之中,不得不退出了科举。

    而后,自己又想办法将他塞进了国子学,可结果呢,这小子偏偏还对报仇执志不忘。居然还自作聪明的想要把那王洋给收拾一顿。

    可结果呢?结果就是他自己反被收拾了一顿,更是被人给扮成了女子高悬在那国子学的门楼之上,让自己这个当爹的脸也是丢到姥姥家了。

    本来嘛,还想着直接以国子学学正的身份,将这小子直接荐去参加省试,可是现在倒好。又因为那王洋与自己儿子之间的仇怨,更因为自己因为王洋所挑起的那场大规模斗殴事件而被削职。

    使得自己在当时可谓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头脑一热之下,想要让那家伙身败名裂,可是到头来,反倒是自己满盘皆输。

    现如今最为庆幸的便是,自己只是被强迫致仕,虽然失去了官职官身,可问题是,以旧党如今在朝野之势力,自己若是操作得法,或许还能够有起复的可能。

    可是到得现如今,赵明诚这死孩子居然还对要向那王洋报复念念不忙,这如何让赵挺之不恼怒。

    “……爹!”赵明诚心不甘情不愿地叫道。“孩儿这不也替你不忿,想要为你分忧而已。”

    “你,你这死孩子想气死老夫是吧?”赵挺之面色铁青得怕人,目光一转,落到了自己夫人身上。“明儿起,就让滚回密州老家去,莫要再留在此坏老夫大事。”

    “爹!”

    “哼,你要是不听我这个当爹的,我就只当没你这个儿子!”说罢,赵挺之直接就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这一刻,赵明诚愣愣地看着自家父亲,心里边,终究是后悔到了极点。可是他也从父亲的态度里边明白了,现如今的自己,真要想去对付深得天子看重的王洋,那简直就是螳臂当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