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5章 要干嘛,鼓着眼珠子扮金鱼是吧?(三更到达!)

    第305章

    是啊,或许这印刷术在大多数没有涉足这一行业的人看来,这不过是一桩不大的买卖,毕业看书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士子阶层,购买力也是以这个阶层为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但是只有深入到了这个行业之后,王洋才清楚,这一行特么的完全就是个暴利行业,特别是当活字印刷术的出现之后,绝对是极大的减少了印刷书籍的成本,不仅仅是人力与物力,更重要的是时间。

    这自然让原本的暴利行业,突然一下子变得更加的暴利的情况之下,王洋很清楚,不论是哪个时代,哪个地域的商人都会有挺而走险之徒出现。

    资本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血淋淋的,而当利益超过百分之三百的时候,就会将人们内心最深处的丑恶与贪婪尽数暴露出来。

    而陈杰的提醒,真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王洋当下也顾不得人多,歉然地朝着诸人一礼之后,快步而去。

    “他这是……”赵佶一脸懵逼地看着王洋那快步而去的身影,半天没回过神来。

    “想必他应该是去做该做的事了吧,毕竟,他所开创的这元祐印刷术,如果真的像端王殿下所说的那般神奇的话,那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打这个元祐印刷术的主意。”高俅这才缓缓地点了一句。

    而之前想要询问那元祐印刷术的李迵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这下子已经明白了自己之前那样的问题很容易犯到商家的大忌。

    保密工作很重要,但是,就在这个缺乏保密条例与制度的时代,秘密是很难保存的,更多的是依靠个人的自觉性和自律性。

    不过王洋却不一样,他不认为自觉性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赶到了印书坊之后,把那些工匠都叫到了跟前来,深谈了一番之后,与这些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

    签定之后,每个人每个月可以多拿到两贯的保密费,当然,若是泄露的话,那么就必须以百倍之资赔偿之外,还需要补偿因此带来的损失。

    既然能够每个月都多拿工钱,这五位印刷坊的员工们自然是很心满意足,向王洋保证不泄露一字半句。

    王洋甚至把那原本才挂上去没几天的“巫山印书坊”这块牌匾也给摘了下来。唔……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王洋从一开始,也是已经有了提防的,例如唯有那毕业和赵老头知晓铅活字,每次要换版,都只是这二人经手,其他人既没有看到过他们雕刻铅活字,也没有看到过单个的,只能看到的是就是已经粘合好之后的整个字版。

    #####

    怡红楼内,王洋看着这相熟的五十来个兄弟,这些家伙可以说是王大才子一手调老子出来的怡红楼保安,对于王大才子的忠诚度和服帖程度绝对没得说。

    但是,怡红楼老楼和新楼都需要人物,再加上王洋自己虽然目前而言,除了那个小印刷坊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自己的产业,所以现阶段他所需要的人手不用太多。

    王洋看着这一张张热忱的脸庞,心里边很清楚这些家伙也知道自己是要过来干嘛的。

    “大家想必也都知道了,我可能要搬出去居住了,而且日后若是中了举,那就更不方便久留于此。”

    “当然,肯定还会经常过来探望弟兄们,不过嘛,现在我有一件事情要请诸位帮忙,那就是,王某需要一些人手留在身边……”

    此言一出,下面直接就跟那窜进了黄鼠狼的鸡窝似的,直接就炸了。

    “大哥,我,带我走吧,小弟我能打,又听你的话……”

    “还有我,王大哥,我也想跟你一块走,去吃香喝辣的。”

    “你们他娘的不许推我,大哥你挑我吧,我跟你一块……”

    看着那些差点为了抢名额打了起来的怡红楼保安们,王大爷一脸黑线地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上。“都他娘的给我闭嘴!”

    王洋这个大哥的威风一震,一票小弟当然是不敢再有二话,可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王洋,生怕王洋不愿意挑自己似的。

    这让王洋倍感头疼,挑谁不挑谁,都容易伤了人心,肿么办?就在王大爷纠结的当口,一直蹲在王洋身边的李师师大眼睛一眨,凑到了王洋的耳朵边小声地嘀咕了句。

    王大才子不禁眼前一亮,旋及干咳了两声,很老司机的朝着李师师微微颔首。“去,拿二十五双筷子来。”

    “大哥我去拿!”自然有小弟自告奋勇地去拿来了二十五双筷子,拿到了手之后,王洋拈了拈,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中十根筷子的筷子头拿毛笔给沫黑。

    “既然大家都这么踊跃,而若是让王某挑,反而容易伤了大家的心,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全凭运气,但凡是抽中筷子头黑色者,那以后就继续跟着我,至于没有抽中的弟兄们……”

    “没有问题,凭运道,若是能够跟随公子,那是咱们的幸运,不能跟着公子走,但就是咱们运气不够。”这种做法立刻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能去不能去都只靠运气,自然谁都没话可说。不大会的功夫,开始抽签,很快便抽出了十名幸运儿,而其他人虽然失落,但是好歹都是一帮子佬爷们,也不会哭个稀里哗啦的。

    王婆与王洋之间自然就将那些家伙的契约进行了交结。不过看到手中的居然是十一张契约。

    而且更重要的是,其中一张,居然就是王洋穿越到了这大宋之初,被迫签下的那张卖身契。

    “王婆你啥意思?”王洋愣愣地看着那张自己签字画押的卖身契,脑袋不禁一热,翻起了眼皮朝着王婆望过去。

    看到王洋那副一言不合就要开怼的模样,王婆不禁大怒,两眼圆睁。“哎呀你个臭小子,老身的好心你还真当驴肝肺是吧?”

    “娘!您就少说两句行不行。”柳依依轻唤了一声王婆之后,转过了身来拦住了王洋那不善的视线似笑非笑地嗔道。“王家表哥这是干嘛,鼓着眼珠子扮金鱼是吧?”

    不等王洋说话,柳依依就将那张卖身契抽了出来,朝着王洋晃了晃,轻言细语地解释道。“这张卖身契早就已经在给你办了户籍的时候,就已经作废了,留着是奴家的主意,今个正好一块交还给你,就是担心你这个人东想西想的……”

    王洋满脸错愕地看了王婆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了跟前的柳依依身上,嗓音不禁低沉了许多。“当时你怎么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