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9章 我听不见,我看不见天长地久的(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309章

    省试,也就是在那殿试之前的最后一层关卡,只要过了省试,那么,殿试更多是像一个走过场,只要不发挥失常过火,一般而言都是可以直接成功通过殿试的。(www.k6uk.com)

    但是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得瑟小王子赵佶,这位业已经成为的通过了州试的赵佶,很是开心的等待着那省试的开始,可是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因为此事,被官员弹劾。

    心情顿时变得无比消沉苦闷的赵佶实在是无人倾诉,干脆来寻了王洋吃酒,在酒楼里边大吐苦水。

    “不是吧?那些家伙有病还是发神经,你考你的试,关他们什么事了?”叨着一只肥鸡腿的王洋打着饱呃看着跟前这位意志消沉的赵佶。

    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的端王殿下,只不过是想要去考个试,那些御史居然要弹劾于他,这不是瞎扯蛋吗?

    “若是那些普通宗室去科举的话,也就罢了,可是谁让殿下是宗室子弟,而且还是一位亲王殿下……”坐在一旁陪酒的高俅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

    在高俅看来,赵佶这货去参加科举本就是闲得蛋疼的无聊之举,可问题是这哥们一向喜欢得瑟又爱闹腾。

    重要是的他居然真的过了州试之后,赵佶这货就开始雄心勃**来,一副一定要当历史上第一个成为考取进士的亲王殿下的架势。

    高俅倒是劝过,可问题是赵佶这个得瑟货哪里会放过这种可以在人前得瑟的机会,自然不会去听,这段时间可是十分的刻苦用功。

    可是现如今已然临近省试之时,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赵佶的化名给漏了出来,捅给了御史,有几名吃饱了没事干闲得鸡蛋的御史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磨刀霍霍,一副要拿赵佶这位亲王殿下开刀的架势。

    这个消息,还是高俅的一位旧友得知之后,悄悄地告诉了高俅,高俅给吓了一跳之后,赶紧禀报了赵佶,于是这才有了今天的这顿黯然宴。

    而赵佶本就只是一个闲散王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那种,除了有个当天子的九哥之外,就只不过是有个亲王的爵位在,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

    毕竟宋朝的皇帝们对于宗室的防务是极其严格的,更何况还有个斧声烛影而接太祖帝位的宋太宗。

    太宗皇帝是不是亲手弄死了自己的老哥宋太祖不得而知,但问题是,之后宋太祖的亲儿子,太宗皇帝的亲弟弟纷纷以少年或者是壮年之躯翻白眼咽气,足以得见这位太宗皇帝对于保全帝位的警惕性。

    之后,太宗皇帝更是下旨。宗室子弟全部居住在京师皇城之内,“赋以重禄,别无职业”。

    不准参加科举考试但仍可授予虽有职无权、有名无实却奉禄优厚的官爵;不准出补外官,只是留在京师养起来,养尊处优,衣食无忧——为防止发生“宗室之祸”故。

    等到了百年之后,至神宗皇帝之时,宗室近千户,这是一笔不小的财政开支,所以赵煦的老爹,英明神武的改革派神宗对宗室制度进行了改革。

    熙宁二年十一月,下诏“别其亲疏,异其等杀”:不许五服外的宗室子弟在皇城居住;不再给予五服以外的宗室子弟赐名、授官、拿国家补贴的特殊待遇;但允许宗室通过科举致仕。

    这一改革直接触及大多数宗室成员的利益。神宗和王安石变革宗室子弟的任官制度,使不少远房的金枝玉叶失去了得到官职的机会,因而招致他们的强烈不满。

    但是最终在神宗皇帝以及王安石等变法派的极力支持之下,最终得以执行了下去。但问题在于,宗室子弟,一个二个都养得肥头大耳的,或者说早已经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习惯。

    成日的混吃等死,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的去用心苦读诗书立志报效国家的,所以自神宗朝以来至今,未有一人科举而入进士的。

    不过其他诸科,倒也有一些五服这外的宗室子弟考中,开始走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为他们的老祖宗打下的江山努力的挥散自己的生命和汗水。

    而一些有头脑的宗室,也已然开始考虑自己甚至是自家子孙后代的未来,例如那个圆脸女司机陈杰的老公平阴侯赵世勋以侯爷之尊,都投身到了繁重的经商工作当中,正在努力的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谋福。

    不过当那太皇太后高滔滔执政以来,旧党执掌朝政大权之后,几乎是将新法尽废,可问题是,偏偏是在这个十分重大的宗室五服之后的子弟该不该去找工作做生意的问题上,似乎保持了缄默的暧昧态度。

    似乎这些旧党的成员也看到了,虽然在他们的眼里,新法都是坏的,但是,似乎在处置宗室问题,减轻国家财政负担方面,神宗皇帝与王安石还是配合的相得益彰,干的不错。

    于是乎,一直叫嚣着要将新法尽数废除的大多数旧党官员们,一个二个装聋作哑,任凭那些宗室子弟上窜下跳,那些旧党大员们愣是就跟一帮智障似的。

    他们面对着痛哭流滋,或者是撕心裂肺的那些宗室子弟时,只会面无表情,默默在心里边深情的唱道:我听不见,我看不见,天长地久的诺言……我只看见,我只听见,曾经拥有的缠绵……

    听完了高俅这货乘着那赵佶黯然借酒浇愁的机会解释的这堆老黄历之后,王洋不由得砸了砸嘴。“那就奇了怪了,既然那些旧党恨不得把所有的宗室赶去干活,干嘛还要弹劾殿下?”

    “这也是高某百思不得其解之处,或许,想要弹劾殿下的,并非是那些旧党大员的意思,而是另外一帮子人吧……”

    “重要的是,殿下乃是天子亲弟,以贵为亲王之尊,却要与那些庶民一起去参与科举之途,若真是让殿下真的成功了,那岂不是坏了规矩?”

    王洋也回过了味来,可是看了一眼那赵佶,本想开口劝这哥们放弃就行,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边还没有开口那边厢,赵佶却就已经立起了眼角。

    “坏了规矩,坏了谁的规矩,父皇在世之时,便已经废除了太宗时期的宗规,允许宗室子弟参加科举入仕,难道我不是宗室子弟吗?”

    “……”王洋与高俅通哥俩的表情就跟吡了狗似的面面相窥,哎哟,这小伙子脾气犯拧了。

    高俅只得继续苦口婆心地劝道。“那什么殿下你要考科,我们自然是很希望能够马到成功,可是眼下的问题是如果他们弹劾了殿下你……那可就会直接捅到陛下和太皇太后那里去了。”

    “那又如何?”赵佶很是硬气十足地道,可是如果脸色却微微发白,声音发颤,这就显得很不完美。

    在线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