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2章 咆哮的宗室,安静的旧党(第一更)

    第312章

    “皇祖母,孙儿只是有些好奇,想朝中的诸多臣工强烈反对父皇与安石先生的变法,故尔自孙儿临朝以来,新法几尽废绝,却不想居然还有一项居然没有新法没有被废除……”

    赵煦缓缓地说道,目光却一直注意皇祖母的神色变化,太皇太后高滔滔虽然一直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待,虽然她一直站在旧党那边,反对新法,但是赵煦也不得不承认,太皇太后是一位很理智也很顾大局识大体的优秀女性。(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但问题是,她的做法,却是与父皇截然不同的,或者说虽然目标都是一样,都希望大宋能够好起来,但是父皇希望的是通过改变,而太皇太后则希望的是维持祖宗家法,没必须把天下人心闹得心惶惶的。

    高滔滔听得此言之后,夹杂着此许银丝的眉毛不禁扬了扬,双目落在了赵煦那仿佛只是透着疑惑与好奇的脸上。

    心里边却忍不住嘀咕起来,这小子,看样子真是越来越油滑了。“哀家年纪大喽,都记不太清了,不知官家所说的是哪一样新法?”

    “就是废除太宗所订制的宗规。”赵煦单刀直入地说道。

    听得此言,高滔滔有些不淡定了,把玩着手中的朱笔,沉吟半晌之后,这才故作不以为然地道。“原来是那事,其实在哀家看来,先帝更改祖宗定规之事,也不是全是错的……”

    而以太皇太后的老谋深算,自然也该看得出来修改祖宗成法之中的废除太宗宗规这一条所带来的利益于于大于弊端。

    但是其他更多的新法的法规,在太皇太后的眼中所带来的影响要比起这宗规而言都要远远为大。

    毕竟宗规所规范的,只是一帮子宗室子弟,可以说,以太皇太后的身份搁在这里,那些宗室子弟都可以算是太皇太后的晚辈。

    所以,能够让晚辈们出息一点,能够替大宋王朝分担一些压力,这自然是她这位作长辈的很愿意看到的事。

    而当赵煦还要就这个问题继续深聊下去的时候,却被高滔滔故左右而言他的岔开了话题。自然是她不愿意赵煦就这个话题继续发挥下去。

    指不定这个年轻而又冲动的少年天子又会叽叽歪歪他爹做的都是对的,自己这个老婆子做的全是错的。

    对于皇祖母岔开了话题之后,赵煦虽然不太高兴,可是也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又跟皇祖母聊了一会之后,便告辞而去。

    看着那赵煦离开的身影,高滔滔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平易近人好说话了?

    过去不是经常一言不合就开怼吗?几乎这小子来跟自己请安之外,一旦谈一正事上去,绝对是三言两语不合赵煦就会开始面红脖子粗。

    则今天,对于自己的避重就轻,这小子并没有如过往一般打破沙锅问到底,反而如同没事人似的又闲扯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这是什么鬼情况?

    想不明白的太皇太后高滔滔决定不再去考虑这个问题,可是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晨,看着那御史台递过的那几本弹劾端王殿下行为不端,以亲王之尊,不谨守宗室身份,反而窜去科举考场得瑟的奏折之后,太皇太后高滔滔的心里边犹如有一个方阵的草泥马踏着正步在狂奔。

    虽然隔着帘子,看不清楚太皇太后的表情,但是朝堂之中的诸多大臣都是一脸吡了狗的表情,深感蛋疼。

    在场的大部份大臣,或者说大多数重臣都属于是旧党中坚,可同样也还有不同阵营的人,例如这几名御史就属于是那些王爷家支持的,朝中还有几位大臣他们的靠山也是那些大宋宗室。

    而现如今,这些御史发难,其实也就是代表着那些大宋宗室已经感觉不能再忍耐下去了。特么的你们旧党说好了上台之后就把新法尽废,可是到现在,你们已经上台得瑟了这么些年。

    其他对于你们的利益造成损失的那些新法,倒是被你们喊打喊杀的尽数废除了,可是被废除的太宗宗规呢?哦,跟你们的利益没关系,你们这帮子不要脸的流氓居然就这么装聋作哑好些年。

    做人要讲诚信,跟你们这帮子旧党官员也太特么的无耻了,过去是一直没有什么典型的案件扔出来刷存在感,或者说过去的小打小闹都被这些旧党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想办法给忽悠过去了。

    但是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赵佶这货乃是当今天子的亲弟弟,堂堂的亲王殿下,这货居然也去参加科举了,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过了州试,现如今更是已经准备省试了。

    这还了得,亲王殿下都要去考试,这特么的传出去自己这些大宋宗室还怎么做人,重要的是,大宋宗室突然发现,哎哟,这其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嘛。

    于是,纠集了所有的力量,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务必让旧党集团掩盖不下去的弹劾。把问题扔了出来,摆到了台面上之后,这下看你们这帮子背信弃义的王八蛋还怎么装聋作哑。

    “太皇太后,那端王殿下如此嬉闹,简直视祖宗家法于不顾,更是对太宗皇帝的大不敬,若是任其继续下去不加惩治,那后果……”

    “是啊,太皇太后,我朝立国至今已过百年,百年以来,一直遵遁祖宗之法,得以国泰民安,百业俱兴,然若人人皆如端王殿下这般大胆妄为,日后人人效法,这岂不是乱发祖宗的规矩,乱了朝庭的律令吗?”

    看着那几位白白苍苍的宗室大佬在那里痛陈厉害,还有几位官员也跟着在那里叫嚣,反倒是正直的朝庭大员全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静默。

    表情份外古怪的面面相窥,却偏偏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打擂台。而太皇太后却也一直沉默不语,仿佛那些奏折投入到帘后,就同如泥牛入海一般。

    足足过去了柱香的功夫,等这帮子宗室大佬叫唤累了,气喘如牛的当口,太皇太后那中正平和的声音这才传入诸人耳中。

    “诸位卿家,此事你们怎么看啊?”高滔滔等了那么久,结果这帮子旧党大员一个二个全都装聋作哑,分明就是一副我听不见我看不见的架势,如果不是这是历史文而是仙侠文的话,说不定一个二个都已经用了隐身法,全都干脆藏起来。

    这让高滔滔心中暗暗着恼,这帮子家伙也太没节操了,这个时候,再不让他们跳出来,难道还需要自己这位太皇太后跟那帮子宗室老汉们硬怼不成?

    别的不说,今天到场的,可还是有几位,乃是仁宗皇帝一辈的人,自己见了都得自称一声晚辈,所以,自己这个太后不好出面,自然要把这帮子旧党给拉到跟前来让他们去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