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正圣途

    按照成绩,宝玉很自然的站在了最前方。(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赵贵宁、申哥儿等人不用多说,王道、中立儒家的新晋举人也站在了宝玉的身后。

    剩下的十五个法道举人双眼血红,站在了众人的后面。

    “他这是杀鸡儆猴!”

    “那又如何,就算曾经是银瀑阁文院的首甲秀才,慕容兄也算是白死了。有个圣途举人追随,贾宝玉嘚瑟得很。”

    “就算有圣途举人追随又怎么样?他也是个作弊的垃圾!等我出去问心宫,一定直奔金鼓金钟,告他一个御状!”

    法道举人们脸色扭曲,压低了声音嘶吼道。

    而在众人的最前方,大彻悟幻化出高到脖颈的平台,把大周的文位名册放置上去。

    名册是摊开的,最上面是一个空格,次之是两个并排的空格,相当于三甲举人。

    而在更下方的,只是一排排的隔开,没有先后之分。

    旁边有金笔银毫,象征大周皇权威仪,虽然只是普通的笔毫,颜色上却有十分的端庄。

    更有墨条在砚台里自动研磨,散发浓郁的灵脂香味,显然是灵脂墨里面的极品。

    只要保存得当,字迹可以千年不消。

    宝玉缓步上前,但是这时候,大彻悟突然伸出胳膊,把他拦在了纸墨之外。

    “论成绩你是首甲没错,但是有圣途举人,你就只能名列三甲了。”

    大彻悟笑容慈祥,提醒道:“宝哥儿,你倒是用不着担心,虽然有作弊的嫌疑,但是你有圣途举人追随,那些小辈,还是很少有人敢对你出手。”

    闻言,宝玉思量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

    他指了指最后面的法道举人,笑道:“作弊的名声,晚辈不敢担呢。如今晚辈木秀于林,就算有圣途举人追随,那也挡不过天下才子的心气儿。就算宝玉再强,他们也要碰上一碰,掂量晚辈的斤两。”

    闻言,大彻悟忍不住露出苦笑。

    作弊的名声不敢担?

    可是你贾宝玉,真真的是作弊了呀!

    他听过宝玉的琴曲,要是罗铁琴不放水,宝玉在琴艺一项就要被刷下去。

    不是作弊,那又是什么情况?

    黎雨航等人也低声冷笑起来,大周一百零八座文院里,有五十多座是纯粹的法道文院,走出的举人何止十万?

    贾宝玉就算木秀于林,也要被大风刮折了去!

    他们还就不信了,一个作弊的举人,还能挡得过天下人的敌视?

    等等!

    黎雨航突然屏住了呼吸,与南宫韧面面相觑。

    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彻悟也略微一呆,苦笑道:“宝哥儿,你好像还不是举人吧?”

    宝玉展开手掌,露出光滑润泽的圈魂丹,笑道:“您是说,晚辈还没吞服这颗丹药?”

    说着把丹药塞进袖口,“心缘进士前辈,既然晚辈通过了大考,这颗圈魂丹就是晚辈的吧?不管吞服还是留下,都是晚辈的私人财物?”

    “正当如此,可是……”

    大彻悟还是摇头。

    不吞服圈魂丹,你又怎么成为举人?

    圈魂丹是好宝贝,整个大周也没多少出产,但是怎么有可能保存下来?

    这可是消耗性质的宝物,想成为举人,就必须吞服!

    可是此时,宝玉抬起眼睑,左眼之中,一颗星辰泽泽闪烁。

    看见宝玉的左眼瞳孔,大彻悟慈祥的表情蓦然僵硬,啊了一声,踉跄倒退了好几步。

    “你你你…….竟然…….”

    大彻悟已经说不出话来。

    ‘抛却三包三摩地,斩尽心缘成悟空’……大彻悟以一句佛门箴言当成座右铭,在大周儒家是独此一号。

    水波明镜般的心境,也远超其他的封号进士。

    但是此时,他觉得平静的心湖翻起滔天巨浪,一颗禅心,噼里啪啦的全都碎裂了去。

    陈长弓、罗铁琴、东方望、君先度、墨非烟……五位主考官更是不堪,瞳孔骤然缩紧,整个身体都僵硬在原地,似乎血脉都已经凝固;

    各大文院来的封号进士们很疑惑突然安静的气氛,神念荡漾出去,就好像弹簧一样射回脑海,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举,举人!”

    黎雨航浑身的才气震荡,桌椅几案,连着身边十数丈的地面都碎成糜粉。

    南宫韧被他的才气冲击,踉跄摔了一下子,只能苦笑不已。

    “我就说我有不好的预感,这预感,还真他么的准呐!”

    南宫韧慢慢起身,拍打身上的尘土,苦涩道:“两个圣途举人……贾宝玉直接就是圣途举人!

    他来参加大考,分明就是为了那一颗圈魂丹!

    他怕自己的追随者里有谁落了榜,这是留着后手呢!

    他是圣途举人,还没瘫痪,那就是完全的圣途举人!

    他他他……他直接就是首甲,谁敢说他作弊?”

    声音很低,但是逃不过封号进士的耳朵。

    所有的封号进士全都沉默,跟贾宝玉相比,他们年轻的时候,那是差了太多。

    罗铁琴本来就是苦涩的,听到南宫韧的话,那就好像苦出了黄连的汁水来——人家宝哥儿是圣途举人,他帮那一位还的人情,可就没能还上

    死一般的沉寂,就连高空呼啸的风声,也被一种玄奥的力量全部静止,空气凝固起来。

    突然间,狂风继续呼啸,更高的天空中,所有的宫殿都是光芒大作。

    先前的那个女声略微颤抖,努力放柔,再放柔了声音,让得音线好像慈母的低语。

    “申哥儿,你刚才说让贾宝玉也加入问心宫?允了!我们允了!”

    温柔的女声猛然拔高,似乎压抑不住兴奋的情绪。

    对此,申哥儿还想怪笑,被宝玉转身一个巴掌呼上了脑门。

    啪!一贯的清脆。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觉得宝玉做的不对。

    宝玉可是真正的圣途举人啊,申哥儿还差一点,还是个半瘫,得养好了才算。

    贾宝玉打申哥儿,那是……好正常不过了呢。

    宝玉这一转身不要紧,左眼瞳孔里的文胆亮如星辰,吓得王道、法道、中立儒家的举人都摔成一片。

    法道举人的阵营里发出哀嚎,拗哭声连成一片。

    “圣途举人?他……作弊?”

    “该死的贾宝玉啊,都是圣途举人了还参加大考,这明摆着要抢圈魂丹,还让我等……

    丢人,他么的丢人到姥姥家了!谁敢说他作弊?”

    “他没作弊,可是他…无耻啊,已经是举人了还参加大考,还抢圈魂丹!他这是给自己的追随者留后路呢,却不想想我等为了大考,准备了多少年!”

    听到后面的哀嚎声,赵贵宁等人哈哈大笑,笑声中与有荣焉。

    他们都用明亮的眼神看着宝玉,只觉得一生所有的选择,都没有青庐山上的选择更为明智。

    宝玉来参加大考,只是为了多一颗圈魂丹,是为了他们……

    想及此处,赵贵宁和百里鸣一起转身,与百多个自己人对视,大笑道:“我等,不负宝二爷所望!”

    “我等,不负宝二爷所望!”

    声音齐致,百多人同时亮出文胆。

    上百人的左眼瞳孔里亮出文胆星辰,一时间,把这问心宫的大考平台,映照得仿佛星云一片,极为璀璨耀眼。

    宝玉对赵贵宁等人笑过一次,又警告申哥儿别再吊儿郎当,冲着上空笑道:“晚辈贾宝玉,多谢诸位前辈。”

    “你这个圣途举人,倒是比申哥儿懂事得多。”

    女声十分兴奋,却是碍于脸面,努力放缓声音。

    她赞了宝玉一次,就见上方落下一块玉鉴,跟申哥儿的看似一样,只是,好像多了些许纹路。

    宝玉把玉鉴收好,再次谢过,回去填写大周文位名录。

    大彻悟递给他金笔银毫,笑道:“你小子……很好,我们王道儒家,真算是露了一次大脸。”

    “那就要广为传扬才是,名声好了,加入王道儒家的秀才也会变多。”

    宝玉接过笔毫,写下自己的名字,后面一应人等依次书写。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和乐阳申之后,竟然也是自己的人。

    百里鸣,占据了三甲举人中的最后一位。

    眼瞧着三甲举人都是王道文人,大彻悟低垂眼睑,开始思量宝玉刚才的言语。

    …

    大考结束,众人被一股力量送下地面,跟失格的人比较起来,他们是缓缓落下去的,待遇要高了不少。

    宝玉和申哥儿都加入了问心宫,以后随时可以过来听讲,不差这一时半会,也就跟着下去。

    陈长弓就在他们的身边,跟着一起向下飘落。

    回头看了一眼,陈长弓拍手大笑,道:“宝哥儿,你可真是惊吓了老夫,那些封号进士们,此时铁定是乱成了一团。”

    宝玉笑了笑,道:“晚辈风头太盛,要是不保持着冲天之势,那可就麻烦了。”

    又掏出圈魂丹,问道:“前辈可用得着这个。要是用得上,拿去就是。”

    “你还真是大方,自己留着吧,记得答应老夫的诗词就好。”

    陈长弓三句话不离诗词,听得宝玉连连撇嘴。

    宝玉思量着,脚下突然踏实,已经落上了地面。

    紫纱香车径直行驶过来,车帘掀开,露出白南烟和林黛玉的俏脸,白南烟把有人惊马的事情说了一次,宝玉也不在乎,只当闲聊就是。

    没过一会,宝玉就上了骏马,和赵贵宁等人簇拥着紫纱香车,要返回中都城。

    陈长弓也说去拜访贾母,幻化一匹骏马,要跟着去。

    “宝哥儿,”

    陈长弓含笑问道:“我看两个小女子也不问你大考的事情,你不地道呢,妇道人家都清楚你是圣途举人的事情,老夫却不知晓。”

    宝玉一耷拉小脸儿,笑道:“我都没见过前辈你…”

    他把双脚沉入文旦雏形,之后又不断努力的事情说了一次,连着申哥儿的事情也不需要避讳。听到惊险处,陈长弓都忍不住心里发麻,开始考虑陈水驰的事情。

    他没让陈水驰参加大考,就是想让陈水驰冲击一下圣途举人。

    可是听到宝玉和申哥儿的惊险,就有点淡薄了这种心思。

    “罢了,让水驰明年就参加举人大考。”

    陈长弓叹了一声,要拍打马匹,和宝玉等人一起离去。

    可是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女子哭泣的声音。

    音质娇柔,呜呜咽咽,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