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3章 金棕榈(为盟主爽就是爽加更)

    “孙青桐去年刚刚从北影毕业,今年才23岁,在这个年龄,她已经拍出了《希望》,拍出了《剑舞倾城》,拿到了三大电影节的最佳导演!”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成就,我们一同见证了世界上最年轻最佳导演的诞生,她就是孙青桐!”

    “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是一位女性导演,她还有很长的创作黄金期,我们未来还会能看到她更多精彩的作品!”

    电影频道的主持人激动的都有点嘶吼了,因为“最佳导演”这个奖项真的是意外之喜,颁奖典礼之前分析了一大通,大家也不过是对戛纳影后和金棕榈大奖非常期待罢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紧急调取了往届得奖资料之后,主持人的声音慢慢平静了下来:“戛纳电影节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双黄蛋,在2016年的最佳导演奖就开出了双黄蛋,来自罗马尼亚的克里斯蒂安和来自法国的奥利维耶双双获奖!而在2017年的戛纳,最佳剧本奖出现了双黄蛋,来自英国的《圣鹿之死》和来自美国的《你从未在此》一同捧杯!”

    “双黄蛋并不影响奖项的公正和分量,无论如何,让我们一同恭喜孙青桐导演!”

    此时,帝都奥森别墅中,孙世成、孙拓海和吴美媛一家三人正坐在电视机前。

    孙老爷子也是特意提前请了一天假,从剧组回来。

    毕竟这可是戛纳电影节,家里面最重要的小公主孙青桐的舞台!

    颁奖典礼开始前,孙拓海就一直向自己老婆解释,说青铜太年轻,周奕风头盛,因此“最佳导演”机会渺茫。

    吴美媛抱着胳膊不说话,心里面却不怎么开心,我家女儿这么优秀,凭什么不能拿最佳导演?

    越临近最佳导演公布,三人的呼吸越是急促,紧张的情绪蔓延起来。

    孙老爷子手中的健身球也不转了,孙拓海连忙擦了擦眼睛,吴美媛更是弓起背来,整个人如同想要捕猎的猛虎一般,死死的盯着电视机屏幕。

    直到最佳导演奖项揭晓,吴美媛原本板着的脸瞬间绽放开来:“哈哈哈,青桐得奖了!我女儿是最佳导演了!”

    孙老爷子和孙拓海父子两个也是哈哈大笑,对于孙老爷子而言,电影的理想和事业终于有了最好的传承者和接班人,而对于孙拓海而言,自己没有能力和才华让老爷子失望了那么多年,终于在女儿身上弥补回来了!

    “厉害了,青桐才23岁,算起来,应该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三大电影节最佳导演了!”

    “这部电影,这个最佳导演,青桐沾了周奕不少光,据我所知,从剧本到拍摄到剪辑,都有很多周奕的努力在里面。”孙世成倒是没有显得太过激动。

    “我们家青桐和周奕什么关系?!帮帮忙不是应该的嘛!反正周奕也是影帝影后加身,不差这点荣誉!”吴美媛笑着说道,对于周奕真是打心眼里的喜欢。

    单凭自家女儿在影视圈打拼,去戛纳的机会都不大,更别说拿最佳导演了。

    “这倒也是,青桐和周奕关系紧密的很啊,我看十有是要成!将来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孙拓海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周奕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孙拓海和吴美媛当做一家人,回过头看向了维克多的座位,他对着周奕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奕也转过身来,三个大奖中,戛纳影后基本是十拿九稳,金棕榈大奖两可之间,最佳导演机会最渺茫,却没有想到通过双黄蛋的方式给解决了!

    其实双黄蛋越多,对于奖项公平性的影响越大,容易引起的质疑也会越多。

    比如华国国内的金鸡奖,每届都要开几个双黄蛋,甚至还有三黄蛋四黄蛋,标准的“排排坐,分果果”,吃相非常难看,公信力也是极度低下。

    戛纳在之前的2016和2017年已经连续开双黄蛋了,没想到今年还敢继续。

    这个双黄蛋显然是公关的成果,周奕心知肚明,如果不是那300万欧元起到的作用,今年的最佳导演肯定只有克里斯托,而不会再有孙青桐。

    不过戛纳电影节还是有基本操守的,从来不会在金棕榈大奖上去开双黄蛋,那可就十分搞笑了。

    这个双黄蛋有先例在,在场的观众们虽然有点愕然,却也不失礼貌,官方准备了两个奖杯,克里斯托和孙青桐一左一右一人捧着一个,看上去就像拿了奖状受表扬嘉奖的三好学生一样。

    女士优先,于是孙青桐先发表获奖感言。

    “非常惊喜和意外,虽然知道机会很渺茫,但是没想到,我真的能够得到最佳导演这个奖项!”

    “感谢所有的评委,感谢你们对于《剑舞倾城》,对于我的认可!”

    “我出生在一个电影世家,我三岁时就已经开始和电影为伴,电影不仅是我的事业,更是我心灵的寄托。”

    ……

    孙青桐毕竟也见过了不少大场面,此时悬着的一颗心落地,她早就精心准备好的获奖感言也能非常有条理的说出来了。

    孙青桐感谢了评委,感谢了观众,感谢了戛纳,感谢了爷爷,感谢了剧组所有人,更是感谢了周奕,面面俱到。

    大家也用热情的掌声,回报这位年仅23岁的小姑娘。

    大多数同龄人都刚刚走出大学校门,走进社会,开始在职场打拼。

    然而她却已经成为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导演,真的太年轻了,太出人意料了。

    这真是一届让人惊喜连连的戛纳电影节。

    等到克里斯托发表完获奖感言后,本届所有的个人奖项全部颁发完毕,接下只剩下最重要的两个大奖,评委会大奖和金棕榈大奖了。

    评委会大奖,其实就是第二名,颁发给竞争金棕榈失败的那部作品。

    周奕认真的看着台上评委,等待着他来宣布这个奖项的归属。

    《剑舞倾城》已经拿到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女演员”两个大奖,无疑成为了这届戛纳电影节的大赢家,按照往届惯例,后面肯定不要有什么期待了。

    再切下去,怕是蛋糕都分走一大半了,其他人还怎么玩?

    当孙青桐走上领奖台时,台下其他剧组成员都松了一口气,《剑舞倾城》这部电影引起的轰动太大了,俨然是金棕榈大奖的有力争夺者,不过在连续拿了影后和最佳导演之后,总该没戏了吧?

    “评委会大奖,获得者《看不见的情人》,来自伊朗!”

    《看不见的情人》接连拿下了最佳剧本和评委会大奖,也成了本届戛纳的大赢家,事实上这部电影也是除《剑舞倾城》之外呼声最高的电影。

    至此,第71届戛纳电影只剩下最后一个,也是象征着最高荣誉的“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了。

    1993年,华国导演陈开歌凭借《霸王别姬》,捧起了金棕榈奖杯,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个世纪。

    当评委会大奖揭晓之后,周奕心中最大的担忧反而放下了,因为《剑舞倾城》的品质和轰动摆在这里!

    难道真的有希望实现自己最好的期待?

    电影节主席福茂和评委会主席大卫林奇一同登台,而金棕榈的奖杯也已经摆放在了领奖台上。

    这是一根封印在大块透明施华洛水晶中的24k纯金打造的金色棕榈长枝,这也是整个世界电影届最高级别的大奖,在影响力方面也仅次于奥斯卡最佳影片小金人。

    然而由于大多数情况下小金人只颁发给好莱坞影片,因此对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而言,金棕榈无疑就是最荣耀最高的巅峰了。

    无数电影人梦寐以求的奖杯,就这样摆放在领奖台上,就像一位高贵典雅的公主,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到来。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第71届戛纳电影节的颁奖典礼来到了尾声,最重要的金棕榈大奖即将揭晓!”

    “来自我国的《剑舞倾城》已经先后拿下了戛纳影后和最佳导演两个大奖,按照以往传统惯例,获得金棕榈的机会并不大了,不过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等待着两位主席公布金棕榈大奖的归属!”

    “我宣布,第71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获奖作品是《剑舞倾城》,来自华国!”

    电影节主席福茂拉开了卷轴,评委会主席大卫林奇大声宣布了金棕榈大奖的归属,正是《剑舞倾城》!

    “赢了!”周奕高兴的握紧了拳头,真的做到了!

    《剑舞倾城》在这届戛纳电影节上包揽了“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三个大奖,打破了几十年来分蛋糕的平衡,毫无疑问成了最大的赢家!

    全场哗然,其他电影人一个个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台上两位主席。

    《剑舞倾城》的确很优秀,但是你们这一届评委是真的牛逼,居然不分蛋糕了,大奖一揽子打包给他们?

    这戛纳电影节明明是法国人开的啊,又不是华国人开的!

    大卫林奇脸上笑呵呵,心中麻麦皮,谁让你们这群人拍不出好电影,《剑舞倾城》一枝独秀!

    不仅如此,五个欧洲评委还一同鼎力支持,就连东瀛评委也是赞口不绝,谈起《剑舞倾城》就激动的浑身发抖,这都三分之二了,我一个评委会主席成了光杆司令,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福茂已经担任戛纳电影节主席好几年了,曾经的三大电影节之首,如今却受到了复兴的威尼斯电影节的强力挑战,到了不得不求变求新的地步。

    于是面对九位评委交出的诡异获奖名单,他不但没有试图去阻止改变,反而是顺水推舟,毕竟华国电影市场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票仓了,偏偏华国文艺电影已经沉寂了许多年。

    在这种情况下,《剑舞倾城》横空出世,偏偏质量上乘,本来就是大热作品,三个大奖,给就给了,又算什么?

    这一届有了第一个男“影后”,有了23岁的最佳导演,有了第一部同时包揽金棕榈、最佳导演和戛纳影后的作品,想来也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成绩了!

    此时已经是帝都时间凌晨两点半了,偏偏电影频道的收视率却高到可怕,主持人声音激动的有点嘶哑:“金棕榈大奖!金棕榈大奖!非常值得庆祝的是,《剑舞倾城》拿到了金棕榈大奖!时隔二十五年,在《霸王别姬》之后,终于有了第二部斩获金棕榈大奖的华国电影!”

    “而且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上,《剑舞倾城》包揽了金棕榈、最佳导演和影后三座大奖,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这是史无前例的大丰收,在整整71届戛纳电影节上也是第一次发生!”

    “今夜,无人入眠,今夜,让我们共同欢呼!《剑舞倾城》站在了戛纳之巅,站在了世界电影之巅,这是孙青桐和周奕两位年轻的电影人交出来的满分答卷,也是华国电影新的高峰和荣耀!”

    深夜中,如果从天空上俯瞰华夏大地,依然有万家灯火在亮着,依然有百万乃至千万的华国人还没有睡着,此刻更是激动的无法入睡。

    今夜有太多载入史册的成就出现,而《剑舞倾城》也成了71年戛纳,百年华国电影中,最独特,最值得期待的一部!

    在万众期待之中,周奕一步步走上了领奖台。

    他的脚步不快,每一步都非常稳,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件小事。

    原本有些骚乱的颁奖大厅慢慢平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周奕,看着如同神祗一般完美的他,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获奖感言。

    “一百二十三年前,两位年轻的法国人对着自己的工厂拍摄了一段影片,并且在巴黎卡普新路的大咖啡馆公映,这一天,‘第七艺术’电影诞生了。”

    “而卢米埃尔兄弟,也成了世界电影之父。”

    事实上,关于究竟谁是“世界电影之父”,其实是有争议的。

    另一种说法是爱迪生,他在1888年就开始研究活动照片,也就是所谓“西洋镜”,他还搭建了世界上第一座摄影棚。

    不过现在身在法国,身在戛纳,周奕自然不会提爱迪生,毕竟卢米埃尔兄弟才是真正拍出来第一部影片的人,虽然这部世界上最早的电影叫做《代表们登陆》,只有短短几分钟,而且纯黑白无声,简单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