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二零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在杨丰卧室里传出来的亢奋尖叫声中,那房门被悄悄推开一道缝,然后上下两只眼睛同时出现在门缝,一起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里面无限春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个贱女人!”

    他二徒弟咬牙切齿地说。

    “师尊是仙人,为何受凡人诱惑?”

    他大徒弟一脸茫然地说。

    “仙人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一个样!”

    二徒弟恨恨地说。

    就在这时候,在大宋历史上与当年赵佶对李师师一样,也曾经令赵昀为之沉迷的南宋名妓唐安安,再次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然后瘫软在床边,流着口水不断痉挛着,用死鱼般的目光对着门缝。而她后面的国师却一脸郁闷的站起身,那凶悍的巨兽吓得两个徒弟同时倒吸一口冷气,然后两人满脸通红用慌乱的目光面面相觑,紧接着脑子里仿佛出现什么恐怖画面般两张俏脸瞬间变白,但却又像被什么妖术左右般,以整齐的动作再一次趴在了门缝。

    这时候唐安安也已经恢复了一点神智,她的俏脸一片粉红,用膜拜神灵的目光看着自己头顶。

    “弟子不堪征伐,请国师恕罪!”

    她柔柔弱弱地说。

    “贱人!”

    门外两个美少女立刻异口同声地骂道。

    “谁在外面!”

    杨丰喝道。

    两人吓得急忙逃跑。

    但她们身后的房门却被风刮开,杨丰站在那里擎着狼牙棒,无语地看着她们的背影,他身后唐安安赶紧拉过床单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呃,国师已经过上了娱乐大亨们的生活,现在临安那些有技术的女人们正趋之若鹜般,排队等待向他献上自己身体,毕竟临安报的版面有限而且想争取到一个广告明星机会,已经越来越艰难,作为大宋唯一合法的真正报纸,临安报完全处于行业的垄断地位,她们想快速出名,只能依靠着这棵大树,别说国师了,就是他手下的人都是跟着享艳福。

    当然,国师是有节操的。

    他可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直到现在除了唐安安之外,还没有谁能得到他的宠幸。

    国师重新关好门,回过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唐安安,后者娇媚地看了他一眼,一只手紧紧抓住床单,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

    和杨丰预计的差不多,当第二天贾似道召集朝中各派势力,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宗教税方案,另外又把杨丰所说的大食帝国根据信仰不同,把人分成大食人,马瓦里人,迪米人,并且每个等级不同税收,不信大食教的其他教徒迪米人,必须额外缴纳更多的税,而西方的富浪国,对于其境内异教徒甚至收几倍税收之类的东西向那些大臣们一灌输后,这些实际上和他甚至处于敌对派系的大臣们,立刻一致称赞贾相公这是老成经国之谋。

    其后虽然那些大师们和蒲寿庚们得到消息后,也迅速动用自己的政治游说能力想阻挡,但他们的声音在那些官员割他们肉的热情面前,那就完全跟蚊子哼哼一样了。

    信仰普查紧接着展开。

    原本杨丰还想先从临安开始,还是让他那些经界队员负责,这样逐步向外推开,然而这个设想同样被那些官员们的热情摧毁,这种小事哪还需要经界队负责,难道各地官员真就是尸位素餐吗?他们只是没看到好处而已,只要面前有黄金的光芒闪耀,各地官员的效率那绝对令人惊叹,各府州县的官员几乎全都以最快速度行动起来,派出自己能派出的所有幕僚和衙役开始登记辖区內百姓信仰,与此同时宗教税的消息,也已经在各地民间传播开,那些老百姓又不傻,本来他们在信仰上就是两可,这一登记肯定那就是国教信徒。

    当然,也没那么简单,那些官员和衙役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否则他们怎么捞钱?

    这期间也难免有一些在地方上比较出名的善男信女,因为实在躲不过去,最终不得不掏钱来免灾,于是那些贪官污吏们还没正式收宗教税就快快乐乐地捞了一笔,对于此事的热情更是立刻暴涨,虽然搞得民间怨声载道,却让大师们损失惨重,各地原本香火旺盛的寺庙门可罗雀。

    好在这只是统计,并不是正式开始收税,收税也始终只是传闻,五分之一的税率更还是秘密。

    这个税率实际上并没确定。

    贾似道和那些官员不是杨丰这种拍拍脑袋决定事情的,对他们来说这税是肯定要收,但五分之一就有点过于夸张了,具体收多少税,他们必须根据各种情况进行计算,毕竟他们也得考虑征税对象的承受能力,收税的本质是为了薅羊毛,但不能把羊毛拔光,那以后就没得玩了,贾似道和那些官员们还是很理智的。

    当然,这就与杨丰无关了。

    无论最终他们收多少,肯定都会引起反抗,这是必然的结果,而他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到时候只要贾似道开始收宗教税,他就安排手下跑来检举蒲家财产,然后检举一个夸张的数字,他玩杀一儆猴亲自去核查,最终查出蒲家需要交一个天文数字的税款逼蒲寿庚狗急跳墙。

    虽然蒲寿庚造反不太可能。

    毕竟这不是元军逼近时候,蒲家势力再大,也不过是泉州一霸,他就算控制了泉州城也没用,他的财富全是来自贸易,他就算控制泉州城,宋军只要一封锁他就什么都万了,总不能带着家族登船当海盗吧?但不造反的话,搞点其他事情完全可以,比如说倭寇来袭,比如说民变,比如说派人暗害国师,总而言之只要他干出一样让国师震怒的事情,那么蒲家就可以抄家灭门了,实在不行大不了国师亲自去血洗。

    反正蒲家必须得灭。

    同样和蒲家一伙的那些色目商人也要统统灭掉。

    话说国师已经在储备木材,准备建造新式远洋商船了,只不过储备的速度有点缓慢,这时候因为南宋航海发达,大量海船的建造已经将闽浙一带好木料消耗得差不多了,尽管这一点很夸张,但这的确是事实,甚至已经不得不开始从倭国进口,这也很夸张但这也是事实,曾经有个光头为了修庙,在本地就找不到合适木材,最后从倭国进口了八十根,话说这时候南宋和倭国贸易之繁荣可见一斑。

    据说还有倭国商船专门带着女人来找大宋男人改良品种,并将其称之为度种。

    这也很夸张但也是事实。

    这是有宋朝文人笔记记载的。

    杨丰的木料也是从倭国进口,他要造当然造大帆船,这样橡木或者柚木就是最好选择,日本橡木,还有蒲甘的柚木他都在大量收购,但这还远远不够,所以他还得另外寻找更好的来源,毕竟那些商船不可能给他带一根几十米长的龙骨,当然,这需要点时间。

    就在大宋朝野因为经界,打算法和宗教税,而一片混乱时候,北方的好消息继续不断传来。

    忽必烈终于在上都正式登基。

    此前他虽然称帝,但称帝和登基不是一回事,登基才是正式的,同样阿里不哥也在哈拉和林正式登基为大汗,蒙古帝国两汗并列,兄弟俩各自统帅大军连续交战于河套一带,忽必烈占据了绝对优势。而四川汉中及陇右的蒙古军因为各自支持的对象不同,内部同样展开混战,支持忽必烈的京兆四川道宣抚使,畏兀儿人廉希宪依靠汪良臣等汉将击败了支持阿里不哥的大将浑都海的进攻,而目前对大宋唯一保持攻势的,也就是原本在川北和包括荡寇军在内各路宋军对峙的蒙古军,也被调往陇右战场去对付自己同胞。

    甚至利用这个好机会,吕文德都开始向北继续进攻夺取失地了,宋军控制区一举推进到了达州,阆中一带,而此时宋军主要对手已经不是蒙古人,而是之前投降蒙古的杨大渊。

    至于成都的荡寇军那边,继续和蒙古军保持对峙。

    实际上荡寇军也没能力进攻。

    总共一万多人的荡寇军,已经有三分之一被杨丰抽调到临安,组成一支支经界队,而钱塘和仁和两县的经界已经完成,目前是对临安府所属另外七个县的经界,虽然这些士兵被调来后,荡寇军紧接着以新兵补充,但这些新兵自保有余进攻不足,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对峙吧!

    反正蒙古军的控制区已经没有多少汉人了,绝大多数都跑到成都,荡寇军控制的十一个县总人口已经迅速突破三十万,已经俨然有了几分旧日的模样。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

    要知道战前成都府路,也就是成都府再加西川各州,总人口是恐怖的二百五十八万户,七百四十万口,如今哪怕加上朝廷直接控制的各州,总人口恐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蒙古军的屠杀也算毁灭性的了,既然这样对于杨丰来说,还是让这点可怜的遗民安安稳稳地种田生孩子吧,向外面打仗的事情不要劳烦他们了,他们的血流得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