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50章 奇袭阆中

    p

    最后,胡藩采纳了朱龄石建议,并很快付诸实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翌日清晨,当天际刚露出些微晨光,九千河西将士已离开密林,前往阆中。

    河西士卒腰间挎着横刀,手上举着盾牌,在山林之间急速穿行。

    大军前行荡起尘土缕缕飞扬,留下脚印串串凌乱。

    天光大亮时,偏师抵达阆中城下。

    大军在距城池一箭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等着主将下令。

    胡藩与朱龄石并肩而立,望着城头慌乱不堪的蜀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此战事关重大,断不容有丝毫闪失。”

    “只要拿下阆中,不仅江州唾手可得,成都也将在我军威胁之下。”

    “如此将彻底打开局面,为此最终胜利赢得先机。”

    “龄石,你与我各带一部,同时发动攻击,争取一战拿下阆中。”

    “诺!”

    ……

    阳昧站在城头,目中慌乱一闪而过,强自镇定地看着城下突然冒出来的河西军。

    他抬头看了看着远方天空,思绪如烟般涌上心头。

    作为一个沙场宿将,他十分清楚河西军出现在阆中意味着什么。

    想当初,他与侯晖冒险将谯纵扶上位,以为能跟着对方享尽荣华富贵。

    殊料,中途杀出个河西,彻底打破了他心中的美好幻想。

    眼下阆中被河西军布下天罗地网,他纵然插上双翅,恐也难逃此劫。

    想到这儿,阳昧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暗叹:“完了!”

    这句‘完了’可不仅仅是指他本人,还有他参与建立的西蜀政权。

    阳昧更明白自己作恶多端,是谋害毛璩的元凶之一。

    因此无论他选择出战、固守、投降或逃跑,结局都是死路一条。

    不管是为了争取人心,还是出于稳定蜀地考虑,战后雍王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既然左右都是死,阳昧无奈地选择了负隅顽抗。

    他命士卒把滚木、擂石、箭矢、热油等物资悉数搬到城头,做好了死守准备。

    ……

    此时城上城下,人头攒动。

    敌我双方之间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战前,胡藩、朱龄石像雕塑一样立于中军大旗下,心中充满必胜信念。

    两人目光犹如鹰隼一样犀利,紧紧盯着阳昧。

    突然之间,一道杀机闪过,胡藩嘴巴大大张开,怒吼道:“进攻!”

    顿时,战鼓声震天动地般响了起来。

    在士卒呐喊声、战马嘶鸣声配合下,共同演奏出一曲华丽乐章。

    河西士卒架着云梯,在长弓手掩护下,勇敢地越过壕沟,登上梯子,向城墙爬去。

    城内敌军不停向下射箭、扔滚木、礌石,甚至还有一锅锅滚烫的油水。

    大战中,不断有河西士卒被箭簇射中、被滚木、礌石砸着,然后惨叫着跌下梯子。

    只有少数人幸运地爬上墙头,但他们刚刚踏上城头,就被汹涌而来的敌人淹没。

    城头上极其惨烈的一幕,正好被朱龄石、胡藩看个正着。

    两人眉头同时微蹙,显然敌人的反抗意志超出了他们预料。

    但这不能阻止他们夺取阆中的决心。

    在旭日照耀下,朱龄石、胡藩原地活动了几下筋骨,准备亲自上阵。

    阳光照在他们脸上,显得依然平淡、冷静、自信。

    很快,第二轮进攻开始了。

    这一次在朱龄石、胡藩亲自带动下,河西将士各个勇猛似虎。

    而自知难逃一死的阳昧,为了守住阆中,同样站在城头亲自督战。

    以至于阆中守军打得十分顽强,即便损失惨重,仍不敢有人懈怠、后退。

    在阳昧逼迫下,守军不顾伤亡,拼死抗击河西军越来越猛烈的攻势。

    战场上,号角声、战鼓声此起彼伏,敌我喊杀声震耳欲聋。

    一方是为了给自己求得一线生机,不愿后退半步。

    另一方肩负重任而来,为了扬名天下、建功立业,则步步进逼。

    双方早已杀红了眼,谁也不肯退让,都想把对方打败、消灭。

    伤亡越来越大,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漂杵,战斗陷入空前惨烈。

    朱龄石状若疯虎般挥舞横刀,脚下躺了一圈尸体。

    而汗水则混合着血水,顺着脸颊、脖颈、背脊不停地往下流淌。

    他就像一头凶猛的狮子,突入了羊群之中,挡者无不披靡。

    河西将士见主将骁勇,自是振奋无比、士气高涨。

    营内旗手、鼓手愈发卖力地擂动战鼓、挥舞旗帜,拼命地为袍泽鼓劲儿、加油。

    时间慢慢流逝,局势越来越向朱龄石、胡藩他们倾斜。

    胡藩、朱龄石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局势变化,他们发现敌军抵抗力度越来越弱。

    两人不约而同地命令部下对敌人发起了最后一波攻势。

    又过了一炷香,广大将士在朱龄石、胡藩带领下,终于登上了城头。

    这时,穷途末路的阳昧不甘失败,试图带着心腹逃走,殊料正好迎面撞上朱龄石。

    两个人只交手了几个回合,便吓得阳昧肝胆俱裂。

    他没想到眼前默默无名的河西小将,武力竟远远超过他许多。

    他刚想寻个机会逃跑,哪成想朱龄石眼明手快,赶步上前一刀把其劈成两段。

    其于几名心腹见势不妙,扭头想跑,又被河西军将士冲上前去,剁为肉泥。

    时至正午,河西军终于顺利攻克阆中,并斩杀自叛将阳昧以下数千守军。

    ……

    “禀大王,阳将军战死阆中,五千守军折损大半,其余投降了河西。”

    数日后,快马飞骑驰入成都,给蜀王谯纵带来了阆中失守的噩耗。

    得知阆中失守,西蜀上下一片震恐。

    谯纵更是大惊失色,内心的惊慌和恐惧再也掩饰不住,完全乱了方寸。

    他面无人色地盯着信使,也顾不上礼节,尖着嗓子喊叫起来。

    “阆中怎会失守?河西军不是在阳平关、剑阁吗?”

    “怎么又跑到了阆中?难道他们长了翅膀不成?”

    阆中失守、阳昧战死,遂让谯纵意识到成都危险了。

    面对局势骤然崩坏,使这位西蜀王忽然有一种风雨欲来之感。

    战事进展太快,远远超乎了他预料。

    阆中失守,意味着河西军已成功开辟了第二条战线。

    如此一来,西蜀将不得不面临两线作战的压力。

    现在西蜀全师囤积剑阁,成都只有不到一万人镇守,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王买德不愧是河西名将,果然狡猾!”

    “这一招声东击西,将西蜀上下耍得团团转。”

    谯纵也不是饭桶,等他情绪平复下来后,稍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关窍。

    感叹过后,他又想起了谯道福。

    刚想破口大骂,但转念又一想,谯纵暗道:“唉!事已至此,骂有何用?”

    接下来还想想怎么挡住河西军吧,不然恐真将大祸临头。

    不多时,接到消息的西蜀文武们纷纷来到王宫。

    大家很明显地发现蜀王面上布满担忧之色,对众臣行礼参拜也是心不在焉。

    只见谯纵随意地挥挥手,道了句“平身”,坐到龙案的后面。

    “诸位爱卿,寡人刚刚接到一个不幸消息,阆中失守、阳昧战死。”。”

    “眼下成都危在旦夕,不知诸位爱卿有何对策?”

    “大王,阆中乃益州东北门户,西通成都,南连江州。”

    “阆中若失,江州必危矣,请大王速派兵援救江州。”

    阆中虽然距成都较远,但却是益州东北部屏障所在。

    阆中一旦失陷,江州巴郡几乎是无险可御。

    见有人提议派兵支援江州,谯纵不由面露苦涩。

    现在西蜀大半兵力都在剑阁,守成都者不过一万来人。

    无论抽调哪里兵力,似乎都有些为难。

    “大王,江州危急,非剑阁之军不可救之!”

    “请大王即刻给辅国将军下令,命其分兵救援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