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四章 孙享福的目的

    望江楼春晚的每一个节目都堪称精彩,尤其是白蛇传里面的众多演员上台表演的唱段合辑,几乎又带着大家简略的看了一遍白蛇传。(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记录时间的沙漏只剩下最后一点的时候,孙享福便带领着所有参加演出的台前幕后的演员登上了舞台,足有五百多人,他带着大家一起举行了一个倒数仪式,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迎接了贞观元年的到来,也从此,告诉了这个时代的人,什么才是过年。

    倒数仪式之后,晚会的表演也没有结束,楼会通宵营业,不过不再会有之前那么场面浩大的表演,虞秀儿抱着琵琶在舞台上用甜甜亮亮的嗓子独唱了《春江花月夜》之后,孙享福便上台告诉客人,后边都是一些乐器演奏,客人可以选择点一个火锅,上些小菜,听听乐曲,吃个宵夜,也可以选择去楼上客房休息,当然,也可以选择离开,李世民已经下令左右卫军士在城中掌灯,解除了今夜的宵禁。

    有一部分人选择了回去休息,更多的一部分选择了在望江楼喝酒吃火锅聊天听音乐,反正兴奋的他们现在没有一丝困意。

    累的像条狗的孙享福倒在自己的火炕上就立即睡着了,他总算能安心的在这个世界睡一觉了,有了那么多让人难以忘记的瞬间在,他相信,就算是给王麟一个杀死自己的机会,他也会犹豫,多半不会下杀手,他们或许会舍不得这些奇特的事物如过眼云烟一般在大唐一闪即逝,孙享福分析了他们的心理之后,才决定做出的这一切。

    第一步,扭转他们想杀死自己的想法,也不知道成功没有。接下来的第二步,就是让自身变强,具备反击的能力,这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从贞观元年开始,他将为此努力。

    大年初一,长安显得有点冷清,因为好多权贵天亮的时候才刚刚睡下,正午时分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雪,倒是叫刚刚起床的孙享福心情好了不少。

    “德叔,把府里的人召集起来,吃完饭给每人发两贯钱的新年利是,都有。”

    “少爷,府里的人都很有钱了,您这一发,账房可是几千贯没了。”

    德叔这么一说,孙享福才想起,自己府里现在养的人还真不少,除了五百多个酒楼服务员和两百多号家丁之外,还有将近五百人的艺人团队,另外,还有张全,马林,王富王贵兄弟带领的两百多个工匠,大内侍卫也有好几十号人,现在孙府除了后院主家居住的几个院子,前院和中院几乎所有的房子都盘了大通铺火炕,早晚和饭点的时候都是人挤人。

    “发吧!咱府上还不差这两三千贯吧!另外,让君买挑选一队侍卫,再送五千贯去杨老汉的造船作坊,告诉他,开春以后,要看到第一条新船下水。”

    “得!这笔支出去,您再想用钱就只能动少夫人的嫁妆了。”德叔无奈的耸耸肩道。

    大家都看到了望江楼的日进斗金,却没有看到孙享福烧钱的时候,他不是穿越之后就全能了,所以,他想要的东西需要花钱让人研究。

    望江楼的每一道菜,都是厨工们花费大量的食材堆积出来的,舞台上,每一个精巧的设计,都是几百个工匠,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材料打制出来的,现在幸福村又招募了三百侍卫,据说要给他们至少大内侍卫级别的训练,以及比大内侍卫更加精良的装备,每一样都不是小开支,只以现在孙享福的收入,只能勉强支撑。

    “嗯,钱的事情必须解决,望江楼也该进行第一次股东分红了,下午叫几个股东来一起盘盘账吧!”

    说罢,孙享福便往饭厅奔去,这里现在可热闹了,除了在酒楼当值的人会集中酒楼的员工食堂进餐之外,在孙府进学的孩子,学习的艺人,驻守的侍卫以及工匠,全部都会在这里用餐,所以,大部分人是抢不到餐桌的位子的,一个个来迟了的,都会抱着一个比头还大的碗,夹上堆的老高的菜,随便找个门槛,墙角,坐下来就吃。

    孙享福平时自然是在后院主家的房间里用饭,不过他今天错过了早饭时间,虞秀儿吃过早饭之后就去了酒楼,所以只能来厨房和一天只吃两顿的仆役工匠混一顿饭吃了。

    “村长,家里房子太小,住的人太多,是不是该想想办法了?”孙享福才吃了几口,便见到石大郎一手提溜着官服的前摆,一手端着一个大碗,朝孙享福这边挤了过来道。

    “嗯,之前盖酒楼的时候,陛下批的一百亩地还没用完,回头从酒楼的盈利里抽一部分给员工盖宿舍楼吧!盖好之后,咱家也该改造改造了。”孙享福答了一句,才想起来石宝不是应该和马周在水库工地上的么,今天怎么回家里来了,于是便又问道,“水库那边怎么样了?你怎么回来了?”

    石大郎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口鲜香的鱼汤泡饭,才一脸陶醉的道,“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这不正找你报告了么,三个大水库的坝已经筑好了,那些突厥俘虏被马周打散成了几个千人队,由左卫的军官压着去修建各处小水库,陛下的旨意昨天就到了工地,马周做官了,几品我也搞不懂,不过看衣服应该跟你差不多,现在他暂时负责巡视所有水库的建设,我们渔业司以后只负责管水库渔场的养殖了。”

    孙享福闻言点了点头,想不到马周这么快就通过了李世民的考核,并将几万突厥俘虏的管理大权全部交给了他,想了想又道,“春水涨起来的这段时间你就老实的在家里学文化课吧!至少学到能听的懂圣旨,等天气暖和了之后,我会把张盛业,熊庭中这些渔业司的吏员全都调派到你手下去,蓄水,放鱼苗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

    “那城内各池的渔业税收怎么办?”石宝闻言一愣道。

    “收个屁的税,商人盈利那么多朝廷都不收税,权贵世家门阀,连道士和尚都不收税,就光知道欺负农民了,往后渔业司的税收口直接裁撤了,养那么多人,一年也没收到几个钱,而且都是坑平头百姓的钱,要不得,人手都得用来干正事,回头我会去宫里交待的。”孙享福这么说着,石宝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继续一边请教孙享福,一边吃饭。

    饭后,孙享福很快就到了望江楼,没多久,程咬金,尉迟恭,秦琼,独孤谋,以及昨夜本就住在酒楼客房的裴律师和长孙冲全部都到齐了,于是众人在二楼办公区域的会议室坐定,准备开年会了。

    首先由红梅,春桃两人汇报了酒楼去年一年的营收。

    截止昨夜,望江楼柜台一共进账三十八万七千二百贯,另有两万三千多贯的欠账没有收齐,主要是皇帝的御用包间和几位股东签单账目。

    开支则是达到了二十二万三千八百贯,主要是用于支付幸福村以及各股东家里提供过来的食材费用,还有少量的酒楼欠缺的用具,当然还有厨工,服务员,演艺人员的薪俸。

    也就是说,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望江楼纯盈利高达十八万贯左右,这个数字差点把几大股东震傻了。

    最后孙享福提议,从盈利里面拿出三万贯用来建设员工宿舍楼,毕竟,酒楼是大家的产业,虽然孙享福是第一大股东,但老住在他府上不是个事,加加埋埋,那可是一千多人呢!

    对此,大家没有什么异议,全都举手通过了,然之后,就是按照股份分剩余的钱了,孙享福占股四成,基本没有签单未还的账目,是以,他会得到六万贯。长孙冲代表太子东宫得四万五千贯,但扣除掉御用包间的签单账目,只能拿到两万多贯,秦琼拿一万五千贯。

    其余尉迟恭,程咬金,独孤谋和裴律师四家各拿七千五百贯,当然,他们几家都有一些签单的账没付,大致只能拿到五六千贯的样子,但即便如此,这些人当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都是眼冒金星的,并且没有人眼红孙享福拿六万贯的分红。

    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孙享福为了这望江楼付出了多少,除了建设酒楼用的材料,另外还有构思排练节目,顶住朝廷的压力,全家齐上阵在舞台上表演,那一桩,那一件都不是轻易能够完成的,相反,他们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收回了近一半的投资,简直是太划算了。

    所以,这个股东会开的大家都是满脸笑意,在听说,光昨天一天的时间,望江楼的营收就达到了十万贯之后,大家一致认为,上元节这天一定要办的更加红火,于是,一下午,众多股东都在想方设法的调动自己能够动用的人力物力,只要孙享福有需要,什么东西都给他买来。

    “各位,咱们的眼光可不能只放在长安。洛阳,扬州,益州,可都是人口数十万户的通都大邑,咱们下一步,就该考虑在这些大城开设分店了。”

    孙享福这么一说,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倒是秦琼头脑比较清醒,道,“如此的话,只怕那些世家出生的文官又不能干了,而且,地方上正是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之地,我等在长安,恐怕鞭长莫及。”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他们这些新贵,也就是在长安能够牛起来,出了关中,世家子随便翻翻手掌就能让他们寸步难行,一时间,还真没有什么把握。

    看到大家的犹豫之色,孙享福敲了敲桌子道,“不能因为难,咱们就不做,而且在这几个地方开设分店,能让咱们酒楼的菜系更加全面,竞争力更强,长远来看,是必须的。”

    其实,孙享福真正的目的他没有说,说了在坐的人也未必听的懂,他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目的,富民,这个民,是农民的民,而想要富民,就先要打造一个能够让他们富起来的输出端。

    望江楼二十多万贯的开销去哪里了?一少部分去了幸福村,另一大部分,都去了底层农民的手里,他们为工匠提供原材料,食材,甚至做幸福村的几大产业的下线供给者,瓜分掉了这些利益,而这些钱来自于哪里?长安城原本那些富人的手中,穷人有刚性需求,有了钱必定会改善自己的生活,富人又能从他们手中挣回一部分钱,只要把富人手中挤压过多的钱掏出来,那么,整个大唐社会的经济就会被盘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