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杀机

    高非一路上把车开的飞快,他现在有一种预感,南造云子经过刚才一楼大堂这么一闹,可能会心生警觉,自己需要赶紧行动才行。(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夏菊家楼上窗户摆着花盆,这是家里很安全的暗号,高非在楼下四处巡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这才从外楼梯上楼,掏出钥匙打开门,闪身进去。

    夏菊端着饭碗正在吃饭,她看了看高非,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你晚来了一分钟,饭菜都没了。”

    高非可不是来吃晚饭的,他掏出那页纸,放在桌子上:“看一看这上面的签名,哪个是沈俊辰的笔迹?”

    夏菊放下饭碗,拿起那页纸:“这是什么?”

    “你不要多问,你先找出哪个名字是沈俊辰写的。”

    夏菊见高非神色很焦急,知道这一定是很紧急重要的事情,她仔细的看了两遍,然后指着“张杰”两个字,说道:“应该是这个名字。”

    “能确定吗?”

    夏菊又看了一遍,点点头说道:“沈俊辰在读书的时候,就有一个习惯,每次在作业上签完名字之后,都会在名字后面顿一下,留下一个小点,再加上笔迹,我确定这一定是他写的!”

    高非拿起那页纸,“张杰”两个字后面,果然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小点,名字后面的数字是“203”。

    高非掏出火柴点燃了这页纸,然后对夏菊说道:“你会日语吗?”

    “会一点,读书的时候,学生必须要选修日语,所以不想学都不行。”

    “云子小姐,这句日语怎么说?”

    “云子小姐。(日语)”

    高非重复着:“云子小姐,云子小姐。(日语)”

    “高非,你们今天是有行动吧?”

    “是。”

    “你小心一点……”

    “放心,没事的。我走了。”

    高非走到房门口想了想,又回身说道:“窗台上花盆里的花去哪了?”

    夏菊撅着嘴:“还能去哪,这个月份晚上冷,都冻死了呗。”

    “明天你去买一盆好养的品种,你这样摆着一盆冻死的花在窗台,非常不合常理,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摆一盆花也有人怀疑?谁能这么多疑?”

    “怀疑你的人,就连你的呼吸,他都会怀疑!”

    “……好吧,明天我就去买,多买几盆,省得养死了,还要再去买!”

    和平大饭店大堂内。

    两个男人“不小心”互相撞了一下,其中一个说道:“走路都不带眼睛,往哪撞呢!”

    另一个说道:“你这人真不讲道理,明明是你撞的我!”

    两个人从口角变成撕扯,一楼大堂的警卫,都过来相劝拉架。偏偏这两个人力气很大,两个警卫拉扯不开,客房部站岗的警卫,见这时候没有人要拜访客人,他也加入到维持秩序之中。

    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的高非对尹平一使眼色,两人借机溜进客房部的走廊内。两个制造混乱的客人,一个是华新宇,一个是赵光北。

    客房部的走廊很静谧,只是这静谧之中,已经酝酿着重重杀机。走廊的灯光有些昏暗,每个房间门上都贴着房间号码,228、227、226、225……按这个顺序往前走,很快就能走到203房。

    204是这一趟房间的最后一间房,再往下顺序,就需要转过拐角,才是203、202、201。

    “咔哒!”一声轻微的关门声音,虽然关门的人已经很小心,但还是逃不过高非和尹平的耳朵。这声音说明,有人正从房间里出来或是进去,问题是哪间房发出的声音?201?202?还是203?

    尹平看了看高非,高非从腰里拔出手枪,把手背在后面,慢慢转过那道拐角。

    …………

    南造云子在沈俊辰离开之后,心里很郁闷,穿上外套走出客房,来到饭店里的酒吧。

    “一杯白兰地。”南造云子对吧台服务生说道。

    品着洋酒,听着悦耳的钢琴演奏,她的心情慢慢舒展开来,眼睛在酒吧内巡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倒是发现已经有几个男人在色迷迷的打量着自己,跃跃欲试准备前来搭讪。

    一个特高课的特务有些慌张的走进酒吧,四处张望着,南造云子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的,端着酒杯走过去,低声说道:“什么事?(日语)”

    “课长,情况有些不对。(日语)”

    南造云子放下酒杯,把钱压在酒杯下面,转身走出酒吧。特高课的特务紧跟在她身后,南造云子头也不回,轻声斥责着:“跟的这么近干嘛?怕别人不知道我是谁吗!(日语)”

    回到203客房,南造云子回头一看,她的手下依然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南造云子有些愠怒:“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失态!(日语)”

    “课长,我刚刚才听服务生说,在一楼大堂闹事的女人提到了‘廖小姐’三个字……(日语)”

    南造云子心里一惊:“这么重要的话,在电话里为什么不说!(日语)”

    “课长,我不太懂中国话,当时没有听懂那女人在说什么,只知道她是76号的人,所以就没太在意。(日语)”

    “你没太在意,如果有想要杀我的人在当场,就会立刻判断出我在这里!(日语)”

    廖雅权这个名字,南造云子在中国已经使用了好多年,前几年她的化名一直没暴露。今年却被上海的军统特工获知,所以在涉及到重要事情,南造云子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化名。

    “课长,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这里,重新找一处安全的地方。(日语)”

    “既然有暴露的危险,等到明天已经太迟了,现在立刻走!你去发动汽车,把车开到饭店后门,我马上就下去。(日语)”

    “是。(日语)”特务匆匆走出去。

    南造云子想了想,脱下身上华贵的洋装,用清水把脸上的脂粉洗干净,从箱子里翻出一套男士西装穿上,再戴上一顶鸭舌帽,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抹了几下,两撇胡子粘在嘴唇上。

    顷刻间,南造云子变成了一个嬉皮士风格的帅气小伙子,虽然伪装的略微粗糙,但是在光线不太好的夜晚,这已经足以骗过大多数人的眼睛。

    南造云子做完了这一切,满意的在镜子前转了一个圈,轻轻的打开房门走出去。

    从客房部通向和平饭店的前后门,刚好是两个不同的方向,高非和尹平从前门一侧走进来,南造云子从另一侧的后门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