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六章 胜

    这可真的有些出乎柳白衣的意料,再看这剑法,已是非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滔天杀意之下,地面之上顿时留下一道狰狞恐怖的鸿沟,原本在远处苟延残喘的星魂遭受波及之下连惨叫还未发出便已化作一蓬血雾,融入了那剑光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神魔之流,真不知道这剑怎会如此邪异,好似不属于此间之物。

    柳白衣身形腾挪之际心中已是明白今天若不将他除去,必然后患无穷,恐怕日后血气渐深,世间真的要多出来一尊行走的大魔。

    东皇太一此时黑袍已是被斩出几道口子,其下隐约可见竟是一副苍老无比的容貌,或者说苍老都已不能形容,太老了,如同数百岁不死之人,面容褶皱层层叠叠,便是柳白衣心里亦是被惊了一跳。

    “命数啊。”

    他怅然一叹,而后身体之中已是冒出两股阴阳二气,如化游龙,彼此相融交替,而后气息一转,顿时气机过处,大地之上竟然绽出绿意,枯树生绿,残根发芽。

    只是那绿意出现不久却是由绿转枯,他口中吐出一滴血,金光流转,如同一簇金色的火苗,融入他周身那三足金乌之中,瞬间好似画龙点睛,被赋予了生命。

    “吟!”

    一声尖锐吟叫,展翅之下顿时滔天之火,一时间天光被淹,晦暗不明,好似乾坤倒悬,这饱经摧残的大地顿时再受狂澜,周遭一切,已是俱为焦土。

    威力之大,已是近乎传说中仙人术法一流。

    那金乌之相展翅之下竟然将在场之人皆笼罩其中,看来,这东皇太一心中也有别样心思啊。

    “别挣扎了,不论你们农家,还有阴阳家,或是兵家墨家,此时皆死的死擒的擒,若是现在放弃,还能留下一丝传承。”

    柳白衣剑光寒意迸发,只是那无物不斩的剑意今日却在这几欲焚天的熊火之下势弱起来。

    远处鬼谷子看着盖聂和卫庄的尸体面容骤然一颤,而后像是苍老了数分。

    “斩。”

    这位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老者终究还是怒了。

    身形一跃,舍弃了那凶剑,剑指竖指天空,顿时和东皇太一联手同至,原地只剩下农家几位长老苦苦支撑。

    剑光,横贯竖劈交叉而来,编制着一张惊人剑网,便是柳白衣也不得不暂避锋芒,大地之上更是以鬼谷子为中心凭空生出无数剑芒,横竖交替,声势骇人。

    而同时,熊火亦至。

    “若非你们欲要致我于死地,欲要致天下而崩裂,我又怎会出此下策,你们联袂而来,不就是想知道长生是否为真,不就是想知道飞升上界是否为真。”

    滔天火浪之下,柳白衣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在干裂,发丝都在干枯,他一边艰难抵挡剑光,一边开口嗤笑道,只是眼中神情极致的冷静,双剑不知何时已为一剑,右手之中,悄然一翻已是多了两把寒冰小剑,而且,还融入了一丝他独有的生死之气。

    果不其然,他的话语让那两人神色微滞,就在此刻,柳白衣双眼猛然一眯,手中小剑已是不见。

    “嗤!噗!”

    两声古怪的闷响之下,那纵横剑光还有滔滔火海慢慢散去。

    而他的对手,东皇太一与鬼谷子两人神色已是诡异变化起来,两把冰剑他们虽然在千钧一发躲开了致命处,但是仍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两道伤口,一股诡异的力量更是立时钻了进去。

    “竟然挡住了。”

    柳白衣此时狼狈异常,衣服满是焦痕,身上更是被那两人留下了多处剑伤还有灼伤。

    只是,此刻他们,却是凝立原地,脸色之上黑白二色交织,赵高都束手无策的东西,他们却能以内力逼迫,当真不凡。

    骤然间。

    “啊!”

    只见东皇太一背后气劲轰然爆散,面容已是整个显在柳白衣面前。

    柳白衣握剑的手下意识的暗自紧了紧。

    那面容虽是如之前所见苍老无比,但现在却是半黑半白,便是头发亦是如此,自眉心一分为二,宛如妖魔。

    “谁也不能阻止我,长生,长生……”

    状容癫狂,然声音却不显苍老,而且很是年轻,恐怕是练了某种异功才变成如今这幅鬼样子。

    只是,如此时机,柳白衣又怎会放过,身形一展已是出剑直攻他眉心。

    “你该死。”

    阴惨惨的声音之下,就见那黑袍之中,一张漆黑的骨爪伸了出来,死死的握住了秋水寒。

    柳白衣面色不变,清光一闪已是化作两道,直刺他眉心。

    “嗤!”

    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剑势未停而后一转,横斩而出,顿时就见东皇太一的面容凝固在脸上,只剩半截头颅,红白之物流了一地。

    “唔!”

    只是,柳白衣的胸膛之上,却是多了另一只手,那是一张人手,惨白好似无血,印在了柳白衣胸膛之上。

    强咽下喉间那口逆血,柳白衣剑光一抽,两剑已是瞬间绽出数百剑乃至上千剑,直到眼前之人化作无数碎块这才停剑。

    “该你了。”

    他看向盘膝坐在地上运气的鬼谷子轻声道。

    “动手吧。”

    然鬼谷子紧闭的双眼却是缓缓睁开,浑浊不堪,运转的气息也停了,好似准备引颈受戮。

    柳白衣闻言神色沉默,他慢慢走到其身前,剑光一闪,然后,刺穿了他的丹田。

    “这样啊,我突然想留你一命了。”

    他笑了笑,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却是比哭还难看。

    “啊!”

    不远处,一声惨叫忽起,接着便是惊天杀气,直接扑鼻而来,柳白衣眼神一变剑身一弯已是将这个功力尽废的鬼谷子送到远处。

    左手同时斩向身后那股杀机。

    那是一道近乎三丈长的血红剑气,柳白衣连续劈出四剑才将其斩开,只见其余势不减的在地上留下两道剑痕,滋滋作响。

    “吓死我了。”

    柳白衣看着远处那不知是被杀气还是血液染红的身影自顾的说了一句,只是神情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在那人脚下,躺着几具干尸,血肉好似尽皆消失,当真可悲,还未和柳白衣交手,就这么憋屈死去。

    “还真得谢谢你,要不然我在他们群攻之下当真没有半点生还之机。”

    不得不承认,柳白衣确实有些托大了。

    “为了感谢你,我送你解脱吧。”

    他看着那眼睛已是两汪血泊的项少羽挑了挑眉。

    “铮!”

    剑光闪过,只见那人已是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前,手中青铜长剑滔天血芒横扫如江河。

    “轰!”

    双剑挡下的同时,只见柳白衣身下,以双脚为中心,顿时龟裂如蛛网,蔓延数丈。

    “噗!”

    终于,柳白衣首见呕红,这一役,当真无法想象的惨烈,纵观过往,这种直接的伤势还真是头一回。

    血腥气自眼前这道身影之上不断传来,即便是柳白衣亦是眉头微蹙,只因眼前时而乱象骤起,枯骨丛生,当真邪异非常。

    “杀!”

    如同喉中灌满血液的嘶吼声中又是一道璀璨剑光,其势之凶当真神挡杀神。

    柳白衣身受重伤,躲闪不及只见肩头顿时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势,而且还有股诡异力量渗入他的身体。

    他面容微微抽搐,体内真气猛然爆发,只见那伤口处已是喷出漫天血雾。

    “要是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好好补一补。”

    自语之下,那血雾已是洒到了周遭残剑之上。

    柳白衣单手持剑,剑锋竖指,右脚一顿,人已飞起,而在那地上的诸多残剑此时亦是铮吟之下自行拔起,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

    “杀。”

    同样的话语,却清冷无比,秋水寒剑锋一指那人,周遭百余柄残剑已是如疾风骤雨般朝那人射去,好像有了方向。

    柳白衣身形未停,紧随其后,迎上那刺来的滔天血光。

    生死将分之下,柳白衣已是将剑意催发到了极致,剑芒几乎快要脱体而出,这是凝聚了他一切的一剑,赌上性命的一击,他的身形在这一刻亦是达到极致,就好像每把剑都是由他自持。

    “轰轰轰……”

    狂暴的惊爆声不绝于耳。

    一道身影被湮灭,两道,三道,刹那之下已是近乎一半在那滔天血光之下消失。

    最后,两者交错而过。

    这一刻,远处虚弱靠在石壁之上的鬼谷子也因那刹那芳华的一剑而惊艳。

    “噌!”

    剑脱手而落的声音,那是秋水寒,而柳白衣的身体亦是摇摇欲坠,但,他的脸上露出的却是笑容。

    “噌!”

    同样的声音响起,只见背后那道身影右手其腕而断,身体一震,而后显出密密麻麻的剑痕,嘴巴微微开合之下已是化作无数碎块。

    “看来,终究是我胜了。”

    喃喃自语之间。

    天空阳光落下,洒在了这一片焦土之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切看似漫长,却并未太久,生死交锋只在诸多刹那,柳白衣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那落到脸上的阳光,似乎这一刻的,尤为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