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6章 回复

    卡罗琳正在给拉提默夫人的继子约翰·内韦尔讲述关于耶稣基督的故事时,只见恼怒不已的伊莎贝尔兴冲冲地走进房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抓起一旁摆放在支架桌上的酒罐仰脖大口地喝了几口,刚一入口便皱着眉头叫着:“该死的,怎么是麦芽酒?”

    拉提默夫人凯瑟琳·内韦尔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平静地凝视着她:“伊莎贝尔小姐,与你的兄长的会面让你感到非常不愉快,是吗?”

    伊莎贝尔放下酒罐,侧目望着她:“拉提默夫人,如果您的兄弟也加入了朝圣运动并且会以生命来结束自己的使命,您会怎么做?”

    凯瑟琳把目光放在另一侧,深思着说:“我会请求天主,请求国王陛下宽恕他的。”

    “如果国王陛下不肯原谅他呢?如果国王陛下要惩罚他对国王陛下的无礼呢?”伊莎贝尔说完又喝了口麦芽酒,不等对方说话便又说:“夫人,我告诉您,您只会在教堂的墓地里看到您的兄弟的墓碑!”

    卡罗琳·斯威夫特走过来拉着伊莎贝尔的手,急忙走到门外的空地上。伊莎贝尔甩开她的手,对她怒目而视着说:“怎么,我不能在眼睁睁地看着欧内斯特主动把头伸进绞刑绳索时,用怒气来驱赶走失去亲人的悲伤吗?”

    卡罗琳抿嘴笑着用胳膊搂着她的肩膀,细语:“别担心,国王陛下不会对北方贵族和他们的旗手怎么样的。国王陛下还需要他们来守卫边境,阻挡住高地人的进攻。”

    达灵顿子爵的长女未免太也乐观了一些。当然,她也根本不会知道这次朝圣运动会给北方贵族及社会带来多么巨大的变化。即使伊莎贝尔浑身长满了嘴,恐怕也无法让自己的亲友们相信这就是一件怎样的历史事件。

    伊莎贝尔微叹一声:“卡丽,国王陛下当然不会轻易杀掉守卫诸郡的伯爵。所以,只好用伯爵们的家臣的血来警告他们了。”

    “别再说这些了。告诉我,今天晚餐你想吃什么?我让约瑟夫带你去利兹最好的酒馆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谢谢。卡丽,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回达灵顿城堡或殿下的城堡,如果你想去林肯城堡也没问题。不管怎么样,只是避开这场灾难就行。”

    “但是,这些人质怎么办?我不能冷漠地看着她们忍受眼前的境遇。”

    “卡丽,相信我,她们不会有事的。很快,她们就会回到各自的庄园、城堡。”

    卡罗琳沉默地摇了摇头:“父亲是不会让我离开的。”

    伊莎贝尔只好说:“好吧,我不会勉强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

    ———————————

    伊莎贝尔·沃尔顿回到林肯城堡已有三天了。在她独自一人带领着准枪骑士兵卫从离开林肯城堡又独自一人返回的这些天内,收到里士满公爵信件的亨利八世对约克郡爆发的第二次叛乱感到非常震惊。勃然大怒之下立即命人写了封信给里士满公爵,并告之将如何处理新的叛乱。

    收到亨利八世回复的亨利·菲茨罗伊立刻让人把萨里伯爵、城堡总管约翰·柯克爵士和伊莎贝尔请到了会客厅内。众人在入座后,里士满公爵异常兴奋地说:“萨里勋爵,国王陛下对这次的叛乱非常恼怒,陛下已责令您的父亲召集军队立即北上来林肯城堡与我会合。”

    萨里伯爵一听是父亲诺福克公爵率领军队前往约克郡,也开心地说:“上帝保佑,这场叛乱很快就会镇压下去的。”

    转而又问着里士满公爵:“殿下,陛下打算让我父亲带领多少军队来这里?”

    亨利·菲茨罗伊摇了摇头:“陛下只是命令我与诺福克公爵率军一同前往叛军据守的城堡,还命令您在军中担任公爵的旗手。至于召集了多少军队,陛下没有在信上说明。”

    萨里伯爵又看向坐在身旁的伊莎贝尔:“小姐,您认为陛下会召集多少军队前来?”

    伊莎贝尔想想后说:“叛军的总人数现在已超过了9万人,恐怕陛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法雇佣到足够多的雇佣兵来镇压叛军。”

    “不能雇佣到超过叛军人数的军队,那么这场战争还怎么持续下去?”里士满公爵着急地看着她。

    “殿下,请放心,战争是不会来临的。与其打一场无谓的战争不如坐下议和,您觉得呢?”

    “议和?叛军真的会想要议和吗?”

    伊莎贝尔很淡然地看了公爵一眼,又接着说:“议和,是叛军最想得到的结果。殿下,北方贵族及民众同样承认国王陛下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他们只是想恢复天主教信仰而已。”

    萨里伯爵点了点头:“小姐说的没错。假如叛军真的想发动叛乱战争的话,这9万多人的叛军队伍早就已经在伦敦城外驻扎了。”

    “所以,叛军待在达西勋爵的城堡内外一直不采取军事行动,就是为了等待国王陛下议和的消息。”伊莎贝尔回想起前些日子在庞特弗雷克特城堡内外所看到的情况,镇静地说道。

    里士满公爵点点头:“好吧。现在,只需要等待诺福克公爵及陛下的军队到来。”

    会谈结束后,公爵让伊莎贝尔留了下来。亨利·菲茨罗伊凝望这些天心情一直不太好的伊莎贝尔,亲切地说着:“伊莎贝尔,还在为欧内斯特的叛乱感到难过?”

    站在会客厅窗前的伊莎贝尔扭过头看了公爵一眼,无奈地说:“也许,家人之间的亲情永远无法与对领主的效忠相提并论。”

    里士满公爵会心地一笑:“你也向我宣誓效忠过,那么你能和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还待在林肯城堡内,而没有与你的亲人在阿斯克庄园内相处的缘故吗?”

    伊莎贝尔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亨利,我相信国王陛下肯定不打算宽恕叛乱的领袖及副手们。如果卡莱尔勋爵遭到逮捕并处于绞刑,你觉得欧内斯特会怎么做?”

    里士满公爵眺望着窗外的景色,慢慢地说:“你的兄长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即便诺福克公爵和萨里勋爵可以放过他,我相信他也会和他的领主一起去承受叛乱的一切罪责。”

    伊莎贝尔深思着低声说:“亨利,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的弟弟拥有继承权?”

    里士满公爵看了她一眼:“你真的打算放弃欧内斯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