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别胜新婚

    林冲话一说完,张叔夜不禁脸色略显尴尬。(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林冲说好虽然不好听,却也丝毫不假。

    大宋的各级官员实在太多,譬如唐朝科举取士,每届取进士不过三四十人,而大宋却至少是四五百;在太宗(赵光义)朝,甚至有一年竟一次性取士总计竟达一万七千三百人!

    要知道唐朝最盛时期所有的官员加一起也没这么多啊,而宋朝的疆域还不及盛唐疆域的一半!

    除了官员多,大宋的官职设置也同样繁多臃肿,叠床架屋,重复且职责不清。

    由于吸取了唐朝藩镇割据的教训,为了牢牢控制军队和地方官吏(晚唐的时候文官刺史有时候也会杀死节度使自己成为藩镇),加强中央集权,大宋从一开始就特别注重加强削弱限制官员的权力,同时加强对官员的监督。

    为此便有了一职多官的制度。

    譬如说大宋行政制度在县城和州府上面又有了一级叫做“路”,唐朝的处理办法是一般的直接由各州的刺史或者太守治理,某些地区则任命观察使或者节度使治理某一个道(道相当于路),于是后来演变成藩镇割据。

    而大宋为了避免藩镇割据,则在路这一级同时设置四个行政长官,即经略安抚使掌管军政;转运使掌管财政;按察使掌管司法;提举常平使掌管民生和市易、河渡、水利等事。

    也就是每个知州、知府头上都四个上官在管着他们,并且这四个部门还互不从属,有时候甚至给知州知县们下达完全相反的命令。

    比如这次梁山军出征,要取道河北路和河东路,各地沿途要供应粮草辎重,调派民夫徭役,这件事就同时归安抚使、转运使、常平使管。

    比如梁山军路过某州,安抚使觉得供应一百车粮草足够了,转运使却认为这里需要两百车,常平使则说这个州刚刚受了灾,存粮太少,还是请梁山军多走两步到下一个州领取三百车粮草好了。请问该听谁的?

    不但是路一级是这样,其他的官职同样是一件事分成三四个人来做,这样彼此制约,彼此监督,便可以完美分散某个官职权力过大的问题,还可以避免官员贪赃枉法。

    太宗皇帝这样的构思不可谓不好。可谁能想到事情会完全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一职多官,三四个人管一件事,到最后却变成谁也不管。

    相互监督,到最后却是三四个人同流合污,联起手来贪赃枉法。

    而这些最终的结果是就是人浮于事,行政效率极其低下,并且贪赃枉法横行。

    而与之相对应的,张叔夜却发现梁山军不管是军事还是民事,所有的部门都是各司其职,明确分工;并且同一类事情还集中在一起联合办公,而且还实行标准化工作,那做事和运转的效率简直高效到令人发指!

    据说这一套行政制度也是林军主和吕军师,闻军师他们,以及各级军官和文官讨论制定的,并且每个月还要开会总结经验教训。

    到现在,果然林军主离开梁山军这么长时间,整个梁山军上下却依然井井有条,运行得丝毫不乱。

    而朝廷这边,因为怕梁山军反悔,为了早一点把梁山军哄山战场,老公相、隐相、高太尉他们可是派出去好多心腹到下面监督执行。

    这才勉强将一路上所需的粮草辎重,还有转运民夫,以及各地的兵力防守(怕梁山军沿途攻打城池)都给准备好了,可把沿途各地给折腾了一个鸡飞狗跳,就等梁山军开拔了。

    “林军主放心,朝廷这边同样早就准备好了,保证一路缺不了你们的军饷和米粮。”

    与张叔夜相比,陈宗善虽然也惊讶一伙“强盗、反贼”竟能把这么多人口、军士管理得如此井井有条,却没怎么多想,只是希望早点完成这个任务也罢。

    在他看来和他的恩相蔡京看来,梁山军四万主力只要到了西夏境内,想要各个击破他们,彻底剿除这股反贼便不在话下。

    否则等他们继续发展壮大下去,再想剿灭,可就难了!

    林冲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没有没有问题了,明日我准时领军出师就是!”

    本来林冲在船上时的打算,还准备和张叔夜还有陈宗善好好到宛子城议事大厅里细谈一番,应付一下他们,以表客套,然后再到公事房检查一下这近一个月来的梁山上所有的公事情况。

    不过这个时候林冲却一心只想着早点回家,想早点知道张贞娘到底有甚么事找自己,同时也是小别胜新婚,想到两名如花似玉的绝世美人妻子,林冲都有些等不及天黑了。

    林冲一脸歉意的朝两人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拱手礼,道:“本来是想到议事厅相谈一些细节的,现在既然双方都准备好了,林冲也觉得可以省了,那就这样说定,明日辰时举行出师仪式,己时初刻准时出师。

    林冲旬月未归,家中妻子必定想念,林冲也着急回家,便不多陪了!二哥、闻军师、朱军师,你们便代我陪陪两位相公!”

    说话间尉迟斌早已牵来林冲的照夜玉狮子马,不等两人说什么,林冲已一下翻身上马,轻踢马腹,照夜玉狮子便绝尘而去。

    吕将看见两人微微有些尴尬,不禁笑笑:“两位相公勿怪,兄长性情中人,今日嫂嫂家中有事,特意叫小徒弟等在码头……”

    不说吕将几人继续陪着张叔夜和陈宗善,却说林冲骑着快马,一路畅通无阻过了三重关门,很快便来到宛子城家属住宅区。

    等林冲跳下马来时,小锦儿听到马鸣声立即跑了出来,一见是林冲,不禁欣喜的大叫起来。

    “娘子,官人回来了!”

    这时张贞娘正在厨房里准备吃食,而扈三娘知道林冲今天回来,也欣喜的没有在军营里当值,而是早早的回到了家里,跟着张贞娘给她打下手,两人正说悄悄话呢,便听到锦儿大叫,不禁一起欢喜的跑了出来。

    “夫君!你还好吗?没受伤吧?”

    “相公!你晒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