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章 收复虹口

    一番讨价还价后,松岛中佐与刘亦诚两人,在三条和平协议上,初步达成一致。(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奇怪的是十五分钟早已过去,老蒋根本不见人影,而本该闲聊之中的两人,却浑然不在意,自说自唱的逐条谈判。

    松岛佑木拿着最后的条款,一脸的苦笑,不过刘副官的倡议还算是柔和,充分考虑了日军的颜面问题,而南京也确实要了“里子”。

    彼此不过点头之交,能这样给他面子,已经很不错了。

    松岛中佐即刻站起身来,向刘少将鞠了一躬,很感激的说,“谢谢阁下,鄙人是驻沪总领事的武官,还兼任驻沪海陆军联络之责”。

    “鄙人现受谷川清阁下,大川内传七阁下,以及冈本季政长官之委托,临时担任驻沪特别陆战队副司令,暂领大佐军衔,全权负责此次和平协议的谈判,当然最终的结果,还需要大本营的最终审批,如无意外的话,应该还是此次和平协议的签字人选”。

    “还望阁下按日内瓦条例给予优待,拜托了”。

    刘副官也是微微一笑,他完全心知肚明,这厮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提拔一个大佐,还需要大本营批准,那是将军的待遇好不好。

    他只好安慰的说,“历来好事多磨,只要此次大功告成,松岛君距离将军的位子,也就是一步之遥,今后中日秘密交换人员时,我保证将你的名字列在其中,只要再暗中运作一番,你就是贵国的英雄了”。

    松岛佑木脸色有些尴尬。

    日本海军虽然是一支全完西化的军队,与粗俗野蛮的陆军完全不同,但是对于军官被俘之事,还是有一定的偏见,今后能否消除此次被俘的负面影响,他自己也没什么底。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刘副官与松岛中佐都心照不宣,看来某一大人物就在隔壁,全程旁听此次“和平”谈判。

    果然不出所料,很快进来一位侍从,向刘副官敬礼之后,就递上一张文件,墨迹还有些湿润。

    文件上赫然写着,“手谕,此次与驻沪日军谈判一事,全权交由侍从室副主任,刘亦诚少将全权负责,所涉及此事的一应官兵,应予以方便与协助,不得有误。蒋中正,民国二十六年八月。”

    刘少将自己看完之后,却也不怎么说话,而是将老蒋的手谕,递给了对面的松岛佑木。

    目的是让他吃一个“定心丸”,以免再生事端。

    松岛中佐是日本驻沪总领事的武官,换而言之,也就是合法的间谍头子,对于南京大人物的手谕,有一套独特的鉴定办法,于是潜下心来,对这张墨迹未干的手谕,认认真真的看了好几遍。

    确定手谕没有任何问题,松岛才真正放下心中的石头。

    彼此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表示此事已经妥当,然而当刘副官认真的收好手谕后,却借口还有点小事要办,请松岛中佐在此稍等片刻。

    刘亦诚去干什么,松岛佑木自然心知肚明。

    老蒋之所以没有亲自出面接待他,那是因为他自己的级别不够,一个中佐或大佐,说到底,还仅仅是中级军官而已,想会见一国元首,也确实还不够资格。

    当然,如果松岛中佐是日本天皇的特使,老蒋自然会亲自接待他的。

    但是此次谈话,蒋委座也并没有轻视的意思,他本人应该也在附近旁听,因此松岛与刘少将的谈话,应该是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委座的耳中,而且当即写出了手谕,也是表示他对此次和平协议的赞同。

    出了会议室之后,走过了一两个房间,刘副官就见到了老蒋本人。

    在蒋委座旁边除了一两位侍从外,还有何应钦这个日本问题的专家,他们一看到刘少将进来,就让其他的闲杂人等,即刻出去办事,没有命令不许再进。

    老蒋似乎很轻松,示意刘亦诚在他身边坐下。

    何部长却皱了皱眉头,也不顾老蒋在旁,看似轻描淡写的提问,“刘少将,你与松岛佑木似乎是旧识,在以前的档案之中,怎么没有这方面记录啊?”

    “对了,还有731部队,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下还真将刘亦诚问住了,不过这厮现在也是一方小诸侯了,一点点的通红嫌疑,是拿他没法的,只是看他如何应对和辩解了。

    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职部认识松岛佑木,是在1934年8月,因为从美国返回上海时,所搭乘的邮轮,正是日本的千代丸,当时还遇见了些小纠纷,嗯,几个华夏留学生,正被几个日本浪人欺负”。

    “其中刚好还有职部的旧识,比如贱内孔玉玲的表哥,张伯玉”。

    “至于第二次见松岛佑木,是在下船的几天之后,职部随四叔刘元庚等人一起,参观上海的军备展览,松岛是日本展区的负责人之一,因为四叔等人在谈生意,职部与此人闲聊了几句,也算是点头之交”。

    “至于731部队,是一支细菌战剂研发及生产的部队,原名是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位于哈尔滨市近郊区,而且细菌战剂的破坏力非常恐怖”。

    “职部能得知此事,还是源于船越义珍及其仆从丁九”。

    “亦诚是我的学生,自始自终都是忠心一片,还是信得过的,应钦啊,你就不要横生枝节了,还是说正事要紧”,老蒋早就看不过意了,若说日本朋友多,谁有何应钦最多,这不是故意吹毛求疵么。

    何应钦也脸色一变,立马就和蔼了起来。

    他一脸微笑的问道,“此次与驻沪日军,所签署的三项和平协议,我还是很欣赏的,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一边假装同意,一边下黑手呢?”

    “下黑手?”

    刘郧也苦笑不已。

    都说21世纪的人比较缺德,心眼也多一些,哪里知道民国时代的大佬,也都是些心黑手辣的角色,以前孔财神曾建议他黑吃黑,这次更好,连军政部何部长都建议他玩阴的。

    这都是些什么人嘛。

    “职部不是不想玩阴的,但是中日大战,已经打了六年,然而从七七事变之后,日本鬼子开始全面侵华,也不知又要打几年”。

    “不过职部想来,应该还不止六年,甚至还需要欧美盟国的及时援手”。

    “至于上海,只是我们预设的第一处战场,今后还有南京、徐州、太原、武汉,乃至长沙,即使此次玩阴玩成功了,难道日军就不会事后报复么,比如在南京屠城之类的”。

    “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职部认为我华夏泱泱大国,切不可因一时之利,丧失了我们自己的做人原则,既然今天数千陆战队能递交投降书,那么明天就有几百万日军,向我们递交投降书”。

    话语间掷地有声,让何部长与老蒋都为之动容,说实话,数百万日军向华夏投降的情境,他们还真不敢想。

    一时彼此面面相觑、怔然无语,胡想翩翩,仿佛真看到了那一天。

    不过某人也说出了实话,“拿上海无数老百姓的生命,去取日军几千陆战队,职部觉得不值,因为我们无法及时找到细菌战剂”。

    “好,说得好,日本鬼子的狗命,确实不值钱”。

    老蒋用手一拍,立刻做出了决断,很严肃的说道,“亦诚,此次驻沪日军投降之事,就全部拜托你了,至于张治中那里,我会亲自与他通话,嗯,倘若有任何疑难问题,都由你来处理,我相信你”。

    随后刘少将带着松岛,乘专机直飞上海临时机场。

    在张治中等人的帮助下,他让松岛佑木带着和平条款,回到了江湾路日军总部,然而时间已经不早了,天色已经逐渐偏西了,华夏军队正好暂停攻击。

    然而,刘亦诚却给出了最后的期限,即三个小时的缓冲。

    一旦超过晚上九点,将被视为拒绝接受该和平条款,到那时无论驻沪日军投降与否,华夏军队都将准时发起总攻,之前的所有协议将一律作废。

    松岛佑木带着张治中将军的亲笔函,悄悄的回到了日军总部。

    在这里有十多位中高级军官,连将军都有好几位,而驻沪日军的三巨头,谷川清中将,大川内传七少将,驻沪总领事冈本季政,全都一一在场。

    除了三巨头外,甚至还有带队增援上海的将军,比如其他几位陆战队少将,比如前任驻沪特别陆战队司令,近藤英次郎少将等等。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将军,被困在了驻沪日军的总部,才需要与南京秘密媾和。

    一旦被华夏军队攻破驻沪总部,这些人的下场可想而知,无论死亡还是被俘,对日本政府和大本营,都是一场大灾难,因此才默许这些人秘密投降,前提是这些将军们,能体面的撤退到军舰上。

    然而,此次的和平条款,比想象中还要宽松。

    日军的将军们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向松岛佑木保证,只要他们此次回到了日本,这厮此番的投降责任,将一笔抹杀,今后还会尽力将他推上将军的位置。

    8月21日凌晨1点,日军正式开始“突围”。

    虹桥一带的日军阵地,突然响起了一阵紧密的枪炮声,仿佛在为突围的勇士们送行。

    也不知怎的,防守在浦东的某段华夏阵地,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缺口,让这些勇士越过了严密的壕沟,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到了淞沪海滩,随之就被恭候已久的日军军舰,一一的接走。

    日本鬼子对“和平”的追求,远比老蒋和刘亦诚之流更专业。

    生怕此次奋勇突围露馅,英勇的将军们只带走了五六名百亲信,其中还有一百多重伤员,不过是用担架抬走的,估计回到日本本土也是一个死。

    因为死人才不会乱说话。

    同时,这些奋勇转进的日军官兵,还注意到了各个细节。

    往往是“细节决定成败”,一应的军服、武器和设备等等,都是久经硝烟熏陶的破烂货,让护送他们撤退的华夏官兵们,都大开了一次眼界。

    张治中、刘亦诚等华夏将领,连同日军代表松岛佑木一起,在暗中目送这支军队离开后,就该驻沪日军投降了,此时日军还剩下二千多人,其中一半是伤员,在部队长的带领下,一一走出工事投降。

    日军的伤员,自然要留在英美租界,接受红十字会的免费救治。

    至于其余的战俘,则被秘密转移到后方服劳役,直到二战结束才能回到日本本土,当然还有一获得自由的方法,就是加入琉球复。

    8月21日上午九点,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及时召开了收复虹口的新闻发布会。

    此战上海日租界正式收复,共歼灭驻沪日军七千余人。

    淞沪会战第一阶段,华夏军队出动了三、四个德械师,以及若干辅助性部队,比如警备团和炮兵团等等,伤亡总数为三千七百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