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二章 赐死

    李婉柔虽然当过皇后,可是对皇权的理解并不深刻,可是现在才算是真的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皇权,就是可以生死予夺,随意处置,一家子的性命,几百口子的人,就是在皇上的一念之间。(看啦又看)李婉柔并不会羡慕,只觉得惊悚。

    一旦南宫承德成了皇上会不会也在一念之间就要杀人?

    “相爷是我们国家的基石,他是什么人?朕最清楚不过了,你不必担心了,朕相信他的忠心耿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李婉柔松了口气,磕头谢恩,多谢皇上圣明,可是她心里面也知道,皇上都是多疑的个性,哪里会轻易的相信一个人呢?要是真的随便说什么都信什么,也不会坐上皇上的位置这么多年了。一日查不到真凶,就没办法相信相府!

    可是现在的李婉柔只是一个闺阁少女,如何能把真凶手说出来呢?就算是太子也不会有机会了解栀子的,所以只能想办法让皇上知道了。可是自己的医术不能让皇上知道,不然皇后的死,一定会被皇上怀疑,这如何是好?

    她悄悄地看了一眼皇上,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和皇上的目光正好相对,李婉柔哆嗦了一下,然后说道;“皇上,臣女错了。”

    “你何错之有?”

    “臣女不该直视龙颜。”李婉柔磕头。

    皇上摆手:“你是未来的太子妃,不必多礼了,进去吧。闺阁少女,少言比较好。”

    “是,臣女明白的。”她是一个未嫁女,现在还没成婚,就到一个皇子的附中不太妥当。所以她表现的诚惶诚恐,一直跟在皇上后面,一言不发。

    皇上进去之后,就见到了三皇子带着一些幕僚跪在了皇上面前。

    “儿臣参见皇上!皇上儿子冤枉!”

    皇上淡淡的看了一眼儿子,一脸憔悴,衣服褶皱显然是很惊慌没来得及更衣,心里的怒气少了一些,拉起了他:“起来吧,朕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

    “儿臣……儿臣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他纵然是多么的阴狠毒辣,也不敢再皇上面前表露出来只是痛哭而已。

    皇上拍拍儿子的肩膀:“朕相信你,不要哭了。跟着朕进去。”

    “是,儿子知道了。”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三皇子只敢对李婉柔点点头,他就算是在好涩,这个时候也不敢有任何举动了。

    李婉柔心中佩服,不亏是前世得到皇位的人,当真是会掩饰,能屈能伸!

    皇上还带着一些人一起来的,除了侍卫之外,还有很多的太医,检验毒物的人,一定要把这些事情都查明白了不可,皇上不算喜欢六皇子,可是那是他儿子!竟然敢杀了我儿子,我看你们一个个都不想活了!他阴沉着一张脸进入了三皇子府中,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

    有人把六皇子的尸首抬上来了,皇上只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儿子,就不忍心再看了,让太医过去检验,同时把那个下手的兰儿揪扯上来。

    兰儿看到这么多人早就吓得要死过去了,她哆哆嗦嗦看了看人群找到了李婉柔,大声的喊了起来:“太子妃救救我啊!不是我,我没有杀人啊!”

    “放肆!这么多人看到你对六皇子动手,竟然还不承认识?”皇上看了一眼李婉柔,非常不满的样子:“她为何对你求救。”

    李婉柔道:“她以前是我们相府的丫头。伺候过侧妃娘娘。”

    李诗馥哆嗦了一下,急忙说:“臣妾一直在养伤,很久没见到兰儿了,真的不知道如何!虽然是我的丫头,可是我和她的关系全府中人都知道的,我恨不能让她死!而且李婉柔和她的关系好,不然刚才也不会喊她的名字了。臣妾什么都不知道!”

    李婉柔冷笑,这个姐姐啊,不管什么时候自保都是最要紧的了,不管别人的事情。也不管是不是会把祸水引导到相府当中。三皇子不说话,反正这么说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林雪心道,她还不算是猪脑袋。

    皇上点头:“丫头爬床,小姐自然是生气的,朕不怀疑你。”

    “是,多谢皇上!”李诗馥长出了口气,又瞪着李婉柔说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加害六皇子,还不赶紧从实招来!”

    李婉柔皱眉,然后跪在了皇上的面前:“臣女冤枉。臣女一次都没见到六皇子,如何要加害?再说兰儿自从出嫁后和臣女只见了几次面,真的不是臣女指示的。而且我觉得兰儿也没有到动手的意思。”

    “是吗?你是说朕的六皇子该死?”

    “不,臣女是想,就算是对方要害死皇子,也要派一个非常厉害的杀手前来,而且得手之后就会死。不会留下活口,但是兰儿并不会武术,也不会任何的毒物知识,侥幸的手之后,也活着,分明就是对方想要栽赃我们相府的。”

    不等皇上说话,李诗馥就说:“分明就是你致使的,你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你就巴不得皇上的孩子出事,你担心这些皇子会影响到你丈夫的前程!”

    李婉柔冷声道:“你还是谨言慎行吧!”

    “我说中你的心里事情了吧!”李诗馥更加得意:“皇上,就是她!她做的!”

    皇上也不说话,心道,李家怎么会养出来这样一个女人!脑子愚蠢如猪,而且遇到事情也不管轻重,就知道陷害和耍赖!要是真的是李家做的,你就能跑得了?他不悦的看向了三皇子,三皇子很的牙根痒痒,低头磕头:“是儿臣教导的不好。皇上赎罪。”

    李诗馥还不懂为什么三皇子要认罪,急忙说:“真正错的分明就是李婉柔!你为什么认罪,不是你做的啊,殿下!”

    “你给我住口!”三皇子咬牙切齿。林雪也很想让她住口,可是她已经爬到了最前面,身后的婆子也不敢动。怕被皇上给杀了。

    李婉柔说道:“你也是李家人!李侧妃!要是相府有牵连你也一样好不了!”

    “不!我已经是嫁人的人了,是三皇子侧妃,我大公无私指正你们!你们谁能说我一句不是!皇上也会表彰我的!”她冷冷笑道。

    皇上叹了口气,心道,三皇子也算是聪明的,竟然养活了这样的一个傻瓜!

    他不相信是三皇子做的,就算是动手杀弟,也得找个自己最干净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在设宴款待的时候,动手!太愚蠢。他也一样不相信是李婉柔做的。

    太子是名正言顺的未来君主,不管这些皇子暗地里面搞什么小动作都不敢太过分了,因为都清楚皇上对太子的宠爱,

    她杀了六皇子还不如直接把我这个皇帝杀了更现实!直接就可以登上皇位了!

    就算是杀他,也不需要用兰儿。李诗馥就知道胡乱栽赃,一点脑子没有,真的是让人失望透顶。

    皇上一字一句的说道:“传旨!三皇子侧妃李氏,行为不端,心思恶毒,陷害母家,还要攀扯未来的太子妃,不堪为侧妃,更不配为皇室媳妇,赐死。”

    李诗馥一愣,李婉柔也愣住了,她想过这一辈子要和李诗馥斗来斗去,你死我活,可是没想到这就赐死了?可是想想也就想开了,既然赵氏都那么早死了,李诗馥早点死也没有奇怪的,现在的李诗馥就像是一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胡说八道,皇上也受不了。

    三皇子虽然厌恶到极点,可是始终是自己的妻子,只能叩头:“父皇,儿子……”

    “你若求情,朕把你一起赐死。”皇上淡淡的。

    三皇子不敢再说了,只是磕头而已。他心里面再不愿意这一句话还是要说的,现在李诗馥死了,也是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不然按着她的性格,早晚都是要死的!

    李诗馥彻底的傻眼了,她不断的挣扎着,喊叫着:“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只是一心为皇上啊,是我的妹妹陷害六皇子的,不是我啊!为什么赐死我?我什么也没做啊!”

    皇上冷笑道 :“到现在还不知道朕为什么要赐死你?你就安静的死吧。不然的话,朕不会让你留个全尸的。”

    这样心如蛇蝎,有些病态的女人要是继续当三皇子的侧妃,还不知多少子嗣要死在她的手上,她对娘家人都尚且如此,何况是对陌生人了,而且三皇子皇亲国戚,何等重要,将来和各国使臣家眷都要见面的,时不时的进攻,如此口无遮拦,要是丢了大尹国脸面如何是好!

    同时也是给李家提醒,你们老实点,你们的女儿我都可以刺死,你们一样。

    李相最让他不满意的就是肆意的结交群臣,他提出的意见很少有人反驳,这一次把你的女儿赐死,也让你选择以后的路怎么走!

    李婉柔跪在那边一声不吭,她不敢求情,要是求情估计要祸及整个李家,而且心道,回去之后就要和父亲商量,让老夫人赶紧写把辞官不做的折子写出来。无论如何不能再当丞相了。

    而此时的李诗馥已经被拖拽到一边去了。有人捂住了她的嘴巴。

    林雪等姬妾也都不敢说话,心里感到痛快的同时,也觉得皇家太吓人了,李诗馥的背景如此雄厚,就这么死了,她们又如何呢?不好好做事情,早晚都是一死。

    李诗馥被按进了自己的房间,所有的奴婢全都赶出去了,最后的结局也是发卖,虽然很惨,可是还留了一条命,只有李诗馥是活不成了,她还一直处于恍恍惚惚的环境下,不相信自己要死了,一直到太监拿着三样东西过来了。

    毒酒,匕首,白绫。李诗馥终于清醒了,大声的喊道;“我不要死!我没有加害人!我也见皇上,我不要死!我要见我妹妹,她是太子妃!”

    太监道:“你加害没有加害,都不重要,皇上让你死,厉害能活?你啊,还是赶紧的吧,我还要回去伺候皇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