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章 婆婆带我来的

    “上苍青渊,你是上苍阁第几任上苍?”

    简惜霜一句话,让青渊身子一震,宛如受到惊吓一般,眼睛瞪得滚圆,嘴巴张的大大的,眉头也皱起来,连头发都抖动不停。(看啦又看小說)

    短促而痉挛的呼了一口气,他的脸孔由于心脏的痉挛而变得苍白,似乎心脏都因为她的一句话暂时停顿了一下。

    “上苍青渊?上苍阁?上苍?这是什么意思?”

    水三千不明白简惜霜的意思,一脸迷茫,摸不着头脑,旁边的邪王无面面孔略显扭动,好像也在皱眉沉思一样。

    简惜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呆若木鸡的青渊,在等他的回答。

    别人不明白简惜霜说的什么意思,可青渊怎么不明白,上苍的经历,可以说是他这一生体验过的最波澜壮阔的事迹,也是他最大的秘密,他本以为,只要他不说,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可没想到,在这**洞天,简惜霜一句话却直接道破了他最大的秘密。

    知道上苍身份的人不是没有,可那些人都是上苍阁的无常,他们是上苍的手脚、眼睛、血液,为历代上苍提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伟力。

    他们的身份也是秘密,是历代上苍都不得知的秘密。

    可现在,他对简惜霜几乎一无所知,简惜霜却揭晓了他的身份,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直接打的他全身麻木,措手不及。

    “你你是谁”

    良久之后,青渊终于回过神,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简惜霜,声音干涩,说出一句话。

    “你没有否认,看来我说的没错。”

    简惜霜微微一笑,突然看向邪王道:“我没想到今日会在此遇到我的后辈,我有一些话向和他说,既然同境界在各自不使出绝学的情况下谁也奈何不了谁,今日就此作罢,如何?”

    “你想多了。”

    无面摇摇头,道:“你说他是你的后辈,可是你根本就不会他刚才所使的神通,而且若是我就此离去,你得了他的神通,将来再战,恐怕同境界我也不会是你的对手,那等神通,目前我还想不出如何破解,所以”

    说道这里,无面蓦地出手,向青渊抓去,用行动代替口舌,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还真是谨慎,不过如果我真的下决心要去做什么,你挡不住。”

    简惜霜一步迈出,挡住无面。

    “快走!”

    这时,水三千转身对青渊催促,难得的脸色紧张。

    不过这也难怪,他虽然同境界少有敌手,实力强大,但是对上无面和简惜霜却仍是不够。

    现在这两人都对青渊产生了兴趣,以他的实力,根本拦不住他们。

    哪怕简惜霜说青渊是他的后辈,可水三千明白,现在的简惜霜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简惜霜了,以前的简惜霜虽然寡言少语,但待人仍是和善,可自从她那次闭关参悟出一种功法之后,整个人已经渐渐绝情绝性,开始变得冷若冰霜。

    她连自己的至交好友都能波澜不惊的杀掉,更别说青渊这个之前从未谋过面的后辈了。

    “不我要知道简惜霜是怎么识破我的身份的,她到底是谁,她到底是谁“

    青渊此时仿佛有些着魔似的推断:“对,他先确定我上苍的身份,然后才说我是他的后辈,这样看来,他应该也是上苍阁的上苍,我是上苍阁十一任上苍,十任上苍**在上苍阁,九任上苍是穷九,可穷九是男的,她肯定不是穷九,那这样算来,简惜霜至少也是第八任上苍”

    “不对不对上苍阁从建立开始,到如今也没五千年,可简惜霜已经无敌空渊界五千年之久,就算是初代上苍应该也没简惜霜活得久,难道上苍阁是简惜霜所创,她是一代上苍?不对,据记载,初代上苍明明是个男子”

    “难道简惜霜是在上苍阁成立之后才去的道灵界,成为了上苍阁某一任上苍?嗯,事实很有可能就是如此,可是,我身上的不老咒是什么回事儿?师父推断我应该是在未曾出生时便中了不老咒,所以才天生老相,这样算来,简惜霜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还有,既然她是某一任上苍,既然她能从空渊界去道灵界,又从道灵界回到空渊界,这岂不是证明道灵界和空渊界之间是可以互通的?既然她能发现那互通的道路往返两个世界,那穷九会不会也发现那条通道?所以才能在不通过初代上苍留下的通道离开道灵界?这个通道会不会就是**洞天呢?”

    “**洞天既然能同时连接八个不同的世界,那很有可能这八个世界当中的两个便是空渊界和道灵界!”

    “青渊哥哥”

    忽的,就在青渊脑海中各种念头此起彼伏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到他耳中。

    听到这句陌生又熟悉的四个字,青渊莫名眼眶一热,扭头看向之前被自己重伤的女子。

    “小蝶你真的是小蝶”

    青渊嘴唇略显颤抖,颤声道。

    虽然年幼时他一直因为自己早衰而苦恼,但也有许多小伙伴玩耍,更有婆婆陪伴。

    可是自从无忧镇那场祭祀之后,一切都变了,相依为命的婆婆为他而死,他为了报仇更是拼了命的成为上苍阁上苍,那十二年他虽然有无数书卷作伴,但却无一人可知心言谈,他虽无所不能,却高处徒剩寒,他虽无所不知,却整日形只影单。

    那十二年的经历即便光怪陆离,精彩万分,让人惊叹,但他却并不开心,相比之下,他其实更加喜欢与那些小伙伴和婆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如今,小胖、孬蛋他们早已和自己不在一个世界,没想到在这**洞天,却见到了当初因寒心自己的父母将自己作为祭品,最后被婆婆救下后再无消息的小蝶,这种意外之喜,让他十二年来少有的发自内心的欢喜。

    “青渊哥哥,其实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你了,只不过紫焰流光蝶却压制我不让我出来,它很厉害的,我打不过它。”

    小蝶挣扎着坐起身子,她的伤很重,可是现在她的伤口上却有紫色的微光在闪烁,在那些微光的作用下,她的血液已经不再向外流淌,伤口也已经在慢慢愈合。

    “不过没想到青渊哥哥现在这么厉害,竟然把它快打死了,它好不容易才苏醒过来的,结果刚苏醒不久就又被你给打伤了,不过被青渊哥哥打伤了也好,最近它很不听话,总不让我出来,我都快闷死了。”

    此刻她嘴里的獠牙已经消失不见,扯着青渊的袖子,嘴里嘟嘟囔囔说个不停,好像很久没说过话一样,和青渊虽然多年未见,却无半分生疏感。

    “对了,小蝶,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当初婆婆救了你之后你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后来还找过你,却一直找不到你。”

    等小蝶喋喋不休说了半晌后,青渊终于说出了自己多年的疑问,在道灵界青渊可以说是无所不知,可却偏偏不知道小蝶从那场祭祀中离开之后的一点儿消息,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疑问,也是当初十代上苍天老的疑问,那证明,上苍,似乎也并不是无所不知,让早已习惯无所不知的他们心中有些不适。

    “青渊哥哥你不知道吗?”

    小蝶闻言愣了愣,有些意外道:“是婆婆带我来这里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