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小心思,大陷阱

    “平时你们跟着我蹭吃蹭喝蹭资源,现在让你们教训个人都不肯?”

    霜儿小姐看出了凉亭里的人反应不对,脸色拉了下来:“当我霜儿大小姐没脾气?”

    便又是一个眼神丢了过去,凉亭里的人顿时无奈了。(www.k6uk.com)

    彼此换了个眼神,心想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们都是这天来城各方势力的天之骄子,否则也没有资格到这场仙宴上来,若论起根基,自然谁也不是那天道筑基的对手,但也的确各有所长,毕竟这天骄名号,哪怕是吹出来的,倘若没有几分本领,也是无法让人信服的。

    “嘻嘻,仅是饮酒,也是无趣,不若玩些游戏?”

    这时候,霜儿小姐笑吟吟的站了起来,举杯四顾,道:“便依着咱们以前的规矩好了,还是斗棋谈剑,赢了的呢,便是赏酒一杯,若是输了,也就小施惩罚便好了……”

    听得霜儿小姐开口,凉亭里面,顿时鸦雀无声。

    这不合规矩啊,以前不是输了就罚酒一杯么,如今怎么成了赏酒?

    但心里都知道霜儿小姐怕是有什么深意,在这时候自然不好打断于她。

    也就在此时,霜儿小姐笑吟吟的瞥了众人一眼,下面已有侍女捧上了一个棋盘来,旁边放了一壶酒,一只杯,置于亭间。然后霜儿小姐看向了凉亭里面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笑道:“奉师兄,你是咱们天来城第一棋手,就连我家七叔祖都下不过你,还说过你将来定是一位统领大军的谋略高手,我们平时都是不敢和你下棋的,今天便由你引个头如何?”

    众人目光都集中了过去,却见那位奉师兄三十余岁,披散了头发,在这一群年青修士里,倒是显得年龄略长,为人也较沉默,很少与人说话,一双眼睛总是眯着,似乎随时会睡着一般,只是偶尔,才会有精芒毕露,见到霜儿小姐提起他来,所有人目光便集中了过去。

    而那位黑衣棋士,被霜儿小姐点了名,也是笑了笑,饮了一杯酒才站了起来,微笑道:“霜儿小姐赏酒,不敢不饮,只是这亭里都是旧识,已经下过不知多少棋了,再来一番,也是无趣,幸得今日有乌迟国贵客光临,不如我们二人手谈一局,以助各位酒兴如何?”

    凉亭之中,众人听了,顿时大声叫好,气氛一时热烈了起来。

    “唰”“唰”“唰”

    无数道目光落在了方原脸上,等着他的回答。

    就连金寒雪,也在这时候转头向他看了过来,似乎很是好奇他的反应。

    论起根基,谁也不如方原,当然谁也不敢与他谈论这个。

    但天道筑基,却也未必样样都精通,恰恰相反,专精于修行,反而其他的事情都懈怠了,便如金寒雪小姐一般,其名为道痴,便是因为一心扑在了修行之上,可是除了修行之外,其他的事情,琴棋书画,饮酒游戏,却是全然不通,所以才有人暗中称呼她为“木头”……

    眼前这位乌迟国来的天道筑基,定也多半如此!

    奉师兄是真正的棋道高手,他的修为不过平平,只是四脉筑基,但在棋道却是大家,天来城无人敢说在他之上,这个乌迟国来的修士,又怎么可能在这一道胜得过他?

    而迎着这么多人的目光,方原心里哪还有不明白的,他平时专心于修行,却不代表他不懂这些人情事故,恰恰相反的是,他对别人的情绪变化,向来都很敏锐,神情不变,眼神不移,便已经将场间诸人的脸色变化都收于眼底,对他们的打算也猜到了七八成……

    于是面对那黑袍棋士的邀请,他只是微微摇头,道:“我不会下棋!”

    凉亭之中,众人顿时微微一滞。

    若是方原说自己下棋不好或是什么的,大家都定然劝他,诸如什么“小游戏而已”“玩玩罢了”,众口一致劝他下场,但没想到这乌迟国修士只是来了句“不会”,这怎么说?

    霜儿小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冷笑了一声,目光瞟向了另一个人。

    那却是一个穿着麻布衣袍的年青男子,比方原穿的青袍还要素净一些,膝上横着一柄长剑,既不说话,也不饮酒,只是正襟端坐,直到这时候迎到了霜儿小姐的目光,才慢慢的站了起来,道:“其实霜儿小姐不说,我也想开口了,我此生还未见过天道筑基,但想来能结天道筑基者,定然天资过人,我不求别的,只想请你为我指点一番剑道,你道如何?”

    凉亭之内,诸人心里又是微惊。

    这麻衣年青人,也是凉亭里一位物殊的存在,此人名唤厉道雄,乃是天来城附近,一方小仙门的真传大弟子,那仙门不算什么,但这年青人却是连天来城几位老祖都赞叹不已的剑道天才,否则的话,就凭他那仙门的些许底蕴,他也没有资格混进霜儿小姐的这个圈子。

    平时诸人自重身份,与他交往不多,但对他的剑道,却无人怀疑。

    若论实力,天道筑基的本领无人怀疑,但单论剑道的话,这厉道雄应该……

    方原看了那麻衣年青人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不懂剑道!”

    凉亭之内,顿时无人说话了。

    过了半晌,才有人笑道:“那要不,咱们划两拳?”

    旁人顿时都朝这人投去了鄙视的眼光,修行者的仙宴之上,你好意思提划拳?

    周围气氛已经有些冷场了,方原便道:“你们玩的游戏我实在不懂,便先告辞了吧!”

    他从那霜儿小姐与凉亭内的其他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友好的情绪,那个崔云海更是恨不得要吃了自己一般,这让他很不舒服,自己平时不惹事,不多事,更从无恃强欺弱,傲慢自矜之意,这凉亭里的人见了自己,哪怕不多一份尊重,也不该有这等敌意才是。

    但敌意既起,他也不想用什么方法去缓和,大不了自己避开了便是。

    “哼,亏我们还把你当自己人,带着你一起玩呢!”

    也就在这时,那霜儿小姐忽然皱了皱鼻子,冷笑道:“要不是七叔祖说你与我们天来城不是外人,非要我设宴请你,我才不愿理你呢,如今倒好,我们请你喝酒,邀你游戏,你却一直端着架子,知道的,你是想来我们天来城求得修行上的指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求于你呢,不如我直接回去向七叔祖说了吧,你瞧不上我们,不愿跟我们一起玩好了……”

    “嗯?”

    方原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她一眼。

    对这个恃宠而娇的小姐,他是真的有些不喜欢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小姐如今针对自己是为因为什么……

    但也就在此时,在他后面站着的孙管事却悄悄的拉了他一把,然后他便听得耳间有个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方原师弟啊,且莫在此时任性,听我的话,便陪他们玩玩吧……”

    方原微觉诧异,回头看了孙管事一眼。

    孙管事仍在他身后站着,口唇不动,那声音便似在耳边响起:“你得相信我,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帮你拿到那最后一卷雷法了……至少有九成把握……不过这件事我只能指点你,却不能帮你,现在你就听我的,陪他们玩玩,而且要玩的漂亮,赢的漂亮……”

    “九成把握?”

    方原听了也不禁微微动容。

    孙管事在这种大事上面,不可能跟自己开玩笑,那么他这是在打什么主意?

    如今自然不及细问,方原心里念头一过,还是觉得要相信孙管事。

    于是他微一沉吟,抬头向霜儿小姐看了过去,道:“我平时只知修行,向来很少分心,无论是棋道还是剑道,都不过略懂一二,实在是担心技浅,坏了大家雅兴……”

    那霜儿小姐听了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道:“不过是游戏罢了,哪有什么雅性不雅性的呢,方原师兄太客气了,既然愿意出手,那还耽误什么时间呢?”说着笑嘻嘻的目光一转,扫向了场间,故意沉吟着道:“只是不知方原师兄先下棋还是先论剑呢?”

    方原叹了一声,站起身来:“悉听尊便!”

    “是我先邀了方公子,那便先由我们手谈一局吧!”

    那位黑衣的棋士奉师兄站了起来,坐在了棋盘一侧,微笑道:“方公子请!”

    方原便也径直走到了棋盘另一侧坐了下来。

    在这时候,霜儿小姐忽然掩口一笑,道:“对了哦,刚才说了,赢了的赏酒一杯,输了的便要小施惩罚……罚什么好呢?……嘻嘻,简单一点,便学一下小狗叫吧……”

    “哗……”

    周围登时有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方原的脸上。

    事到如今,才明白了霜儿小姐的意思,原来她还埋伏了这等小心思。

    不过小心思,却也是可以让人吃大亏的。

    棋本外道,便是输了,也不如何丢人,若是罚酒三杯,那更不算什么……

    可若是输了之后学狗叫呢?

    那这脸可真是丢到十八层地狱去了。

    而且他输了之后,倘若不学狗叫,那更是不守诺言,也一样大丢脸面。

    霜儿小姐这小小惩罚,但内里却是大有乾坤!

    更关键的是,她偏偏等到方原入坐之后再说,那便是担心方原听到了这惩罚不肯入局了!